关灯
护眼
    王言发动了汽车,继续上路。

    “你怎么跟范总一起在这呢?又去至真园了?”

    “真聪明。”

    汪小姐哼了一声:“我听说最近黄河路的饭店都借了李李的光,在厨房多加炉灶,人们都议论说是李李摆平了卢美琳他们,是你帮忙了吧?”

    “倒也谈不上,只是让李李拿我的名字,去找卢美琳聊一聊。”

    “那不是一样?卢美琳不给你面子,你不还是要找她的麻烦?你对李李可真上心。”

    “我跟她到现在也不过才见了三次。”王言摇了摇头,直接转移话题,“听说宝总送了你一副珍珠耳环?”

    “呐,戴着的就是。”汪小姐还特意的撩起头发,偏了些身体过来,好让王言看仔细。

    “挺好看的,不上交了?”

    “好看嘛当然要留着自己戴喽。”

    王言不问,那么汪小姐大抵还是会上交的。但是他问了,汪小姐存心跟他较劲,反而就要留下来。不过正如之前说的,一副耳环并不是主要的问题,倒是也没什么关系。

    见王言只笑了笑,不说话。

    汪小姐问道:“你在哪听说的?”

    “景秀告诉我的。我问他最近汪小姐最近有没有来黄河路啊,景秀说‘巧了,汪小姐也问过我一样的问题。她还戴着一对珍珠耳环,说是宝总送的。’”

    显然,汪小姐这时候不会什么珍珠耳环,而是没好气的问道:“你打听我干什么?”

    “那你打听我干什么?”

    “你管我?”

    “你管我?”

    “哎呀,烦死人了呀。”汪小姐不耐王言话语中的轻佻与暧昧,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

    许是女人都有爱动手的毛病,不过这也是一个好现象。因为这代表着,消除了陌生的安全距离,拉近了彼此的关系。

    “你看看,说不过就要动手。”

    “就打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别闹啊,现在开车呢。要是一个不好,翻进了沟里,撞到了墙上,咱们俩就一起走了,你不想跟我在一起都不行了。”

    “死开死开,鬼才跟你在一起。”

    “那我说什么呢?”

    汪小姐翻了个白眼,抱起了膀,偏过头去目光望着窗外,不搭理王言。

    这真是一个该死的男人,跟他在一起实在很欢喜,却又总是忍不住的想起这是个花心大萝卜,并且还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宣之于口,一点儿坏心思都不隐藏的。

    她不说话,王言也不会没话硬聊。开心那么几句已经足够,他当然也明白,汪小姐的内心又起了对抗。

    快到汪小姐家楼下的时候,汪小姐问道:“最近去过排骨年糕了?”….

    “还没有。”

    “为什么?”

    “总怕不能遇见你。”

    “我看是吃惯了至真园的大餐,就不再愿意吃排骨年糕了吧。”

    王言猛的停下了车,挂空档、拉手刹一气呵成,在汪小姐不明所以之中,探出双手过去捧起她的脸过来,对着汪小姐的嘴就啃了下去。

    “唔……”

    双唇接触,猛烈的男人气息袭来,汪小姐突的瞪大双眼,大脑一片空白,待反应过来以后,施展王八拳不断的锤打、挣扎。

    但终究,锤打、挣扎也就是那么一下下,随着车内升温,汪小姐主动的揽住了王言的脖子,迷情在了这突然的、热烈的、令人刻骨铭心的亲吻之中……

    良久,唇分,汪小姐用力的推开王言,绯红着俏脸大口的喘息,她狠狠的瞪着王言,用力的用袖子蹭着嘴,不解气的又用力的一拳打在了王言的身上。

    “恶心死了。”她十分不满。

    “我都没嫌弃你。”

    “你这是耍流氓,知不知道?我要报警,你等着被枪毙吧。”

    “我是在告诉你,我很愿意吃排骨年糕,排骨年糕真好吃。”王言对汪小姐单挑一边眉,一脸的笑呵呵。

    腾的一下,汪小姐的脸更红了,她又狠狠的打了王言一下,大喊道:“烦死你了!”

    紧接着,转身就开门下了车,并且十分用力的摔上了车门,快步的跑走。

    这里距离汪小姐家楼下已经不远,王言也没有追赶,只是打开了车大灯,并点上了一根华子,降下了车窗,就这么看着汪小姐跑回去。

    直到不见了人,他才重新的起步,掉头离去。汪小姐今晚要是能睡好,算他输……

    阿宝为了三羊上市销售爆卖,如同剧中那般,确实是做了不少努力。尤其是去至真园吃了顿饭,李李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盗版的丝光棉的衣服,一样的火烧不坏以后,他实际上比谁都急迫。

    哪怕他的身家,比起同时期已经高了太多,但是也没有人会嫌弃钱多。三羊这一单,到他手里也是有上百万收益的。再者他的名声也在那里,三羊做不好,对他以后也是有影响的。

    汪小姐肯定了占了一定的因素,但是绝对不是全部的原因。

    转眼,时间已经是来到了2月14号,这天是西方的情人节,是范总期盼了许久的三羊上市的大好日子。

    王言却是在每日的运动、早饭过后,来到了夜东京。

    玲子、葛老师、菱红,还有小雯、小琴正在摘着菜,陶陶呢,则是在厨房里一脸要死的切着小料。

    听见门上拴着的铃铛响动,见王言走进来,玲子十分热情的迎了上来。

    “王老板来啦,哦呦,大哥大嘛怪沉的,放在这里就好了呀。”玲子拿过王言手里的大哥大放在柜台上,又拿了一瓶清心凉茶出来,“是不是渴了?呐,这是新上的清心凉茶,听说喝了对身体好的,还能开胃。”….

    这还不算,她甚至贴心的叩开了拉环,塞了根吸管进去,服务周到。

    “你电话里可是急的要死,怎么说的来着?王老板,不好啦,夜东京出事情啦,你快过来呀,没你不行。我没记错吧?”

    “是的呀。今天三羊在沪联商厦上市销售,宝总嘛之前运了一批三羊的货在这里,我嘛就让小和尚去沪联商厦动静了。一旦那边三羊销售火爆,我们在这边再销售嘛。”

    “跟我有什么关系?”

    “哦呦,王老板,话不好这样子说的嘛。”在王言深邃的目光注视下,玲子不装了,摊牌了。

    她说,“好吧好吧,沪联商厦的动静,总要有人的嘛。我手下又不像你,有那么多的员工,你一个电话过去就是成百上千人。”

    “所以你把小和尚派过去了?”

    “对嘛,那么店里就没厨师了呀。王老板,不是我说哦,做饭还是要时常练练的,要不然你那么好的手艺要生疏的呀,以后做饭就不好吃了。现在正是有这样的好机会给你,你帮忙顶半天,忙过了午饭就好了呀。怎么样?帮帮忙?”

    玲子用肩膀撞着王言,“哦呦,王老板,大家都是朋友嘛,帮帮忙没什么的。”

    “你要这么说,我还缺个暖被窝的呢,要不你今天晚上跟我回去?”

    边上的葛老师、菱红、陶陶就开始起哄了,玲子没好气的摆手:“死开死开。”

    又一巴掌拍在了王言的后背上:“你就说帮不帮这个忙。”

    “我人都来了,还好走啊?”王言摇着头,脱下了外套被玲子接过去,“狼来了的故事你听过的,玲子,你要小心了。”

    “哦呦,你总不好跟我一般见识的呀。赶紧赶紧,都快十点了,要上人了呀。”玲子浑不在意,催促着王言跟着一起干活。

    王言笑了笑,走进了厨房。

    陶陶看着美滋滋回去继续摘菜的玲子,凑过来对王言说道:“王老板,你说玲子是不是无聊死了?哦呦,我昨天通宵打麻将的呀,硬是给我叫过来干活,我在自己家都没这样的呀。”

    “芳妹心疼你嘛。”王言笑道,“跟谁打的麻将?小阿嫂?”

    “嘿嘿~”陶陶笑着点头。

    “有想法啊?芳妹怕是要拿刀劈了你。”

    “一定是要碎尸万段的呀。”陶陶一脸的害怕,打了个冷颤,“王老板,有时候我特别羡慕你,当然也羡慕你有那么钱,但是我更羡慕你的是,你那么自由。”

    “滚一边泛酸去。这是分女人的,不是分男人的,明白吧?换我是你,一样要被芳妹砍的。怎么,你跟小阿嫂睡到一起了?”

    “可不敢乱讲啊,王老板,我们可是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做的。我也害怕的呀。”陶陶连连摇头,说完,他又忍不住痴痴的笑,“我们是发乎情、止乎礼,是这么说的吧?”

    “是。”

    “你不晓得啊,王老板,小阿嫂的眼睛会放电的,每次她看过来,对我一笑,哦呦~就像小猫挠着心肝一样,酥的嘞,麻的嘞……”陶陶一脸的陶醉。

    “你死定了。”

    “不是啊,王老板,你不是要告诉芳妹吧?你可千万不能……”

    “最熟悉丈夫的当然就是妻子,现在还好,时间长了芳妹肯定就会察觉到,你又那么害怕芳妹,说不定梦里被捉奸,嘴上说梦话,那你可惨了。”

    “嘶……”陶陶倒吸一口冷气。

    一帮人聚在一起,总是很热闹。就在这热闹之中,时间缓缓过去。

    夜东京店里的电话不断的响起,玲子就带着小雯小琴把装衣服的箱子搬上搬下。终于,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南京路上,费翔现身,来了一首冬天里的一把火,三羊的销售就火爆起来。

    玲子等人可是乐开了花,陶陶也不说小阿嫂了,当即搬了两箱衣服跑回了牯岭路去卖,菱红也在店里卖。玲子则是开始给饭店里的食客推销,可怜的葛老师,拿着一件衣服,站在外面用着跟蚊子似的声音招揽,应付着玲子。

    王言在厨房里,叮咣轮大勺……393141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