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颜惠庆将何锐的亲笔信交给法国总统杜梅格的时候,心情平静的甚至有些麻木。面前的杜梅格总统仪表堂堂,看上去有点英国老绅士的范儿。对于法国来说,这样的人物并不容易招人待见。但杜梅格本人却是发过政坛上非常有实力的政客,他当过总理,当过参议院议长。法国总统是任期制,不受内阁更替影响,让杜梅格拥有了相当稳固的地位。

    熟练的政客自有熟练的应对,杜梅格请颜惠庆转达他对中华民国主席何锐的问候,并且强调了中法友好。然后,完全形式化的会面就这么结束。

    颜惠庆回到下榻的宾馆,便放开了心情。当法国外长阿里斯蒂德·白里安邀请颜惠庆一起看歌剧的时候,颜惠庆爽快的答应下来。在部长的包厢里,颜惠庆心情愉快的和好几位被部长介绍过来的‘有来头’的朋友交谈着。颜惠庆对歌剧没什么兴趣,法国上流社会早就看惯了歌剧。聊着聊着,有人就谈到了中法两国对于美女的标准。

    塔读@<p>

    在浪漫的法国,白里安部长是个禁欲主义者,始终未婚。听到这么一个问题,他就往后坐了坐,明显没有参与其中的打算。此时,包厢门被敲响,白里安的秘书很快走进来,在白里安部长耳边说了片刻。

    于是,白里安部长文雅的说道:“女士们,先生们。颜部长阁下刚到法国,应该很累了。今天就请大家先放过他,我会专门组织宴会。大家有什么话题,到时候可以随意询问。”

    上流社会的人都很懂事,众人就如同真的相信法国外交部长白里安的话一样,亲切的与颜惠庆道别。等众人离开了一阵,秘书又出门守在门外,白里安才问道:“您明天需要休息么?”

    “下午可以么?”颜惠庆只觉得心情突然恢复到活泼的状态,随之而来的是很强烈的疲惫感。法国方面的反应证明何锐在亲笔信中的提议得到了法国方面的高度重视。

    双方最终约定到晚上见面。一直等到了8点,天都黑了,白里安部长的秘书才敲响了房门。颜惠庆是饿到了现在,本想着向请走进房间的白里安到旁边的饭店先吃点,却遭到了婉拒。白里安答道:“我们可以让他们将晚餐送到房间来吃。”

    说完,白里安坐进沙发,揉了揉略微有些肿胀的眼眶。颜惠庆睡的很充足,看到白里安的动作,颇有同感。下午的时候颜惠庆洗了个澡,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眼眶终于有些消肿。何锐的建议非常有价值,为了让这个建议有充足的可行性,颜惠庆为之消耗了太多精力。

    直到晚餐送进来后,白里安也没有开口。颜惠庆的秘书给送餐的人员塞了小费,中法两位外长的安全人员随之护送酒店员工出了门。两国安全人员在带上门,守在门外。白里安在桌边坐下,拿起刀叉,“我国专家认为,中国能够在不购买外国武器的情况下与英国作战,拥有非常出色的中国工业研发能力。”

    为了等白里安部长前来,颜惠庆午饭后就没吃什么东西,因为压力过大,让颜惠庆完全没有食欲。眼见白里安说完就开吃,颜惠庆也觉得自己饿了。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法国工业有着长期的积累,整体上超过中国。在这方面,中法之间有非常广阔的合作基础。”

    说完,颜惠庆也吃了起来。颜惠庆饿了,他看得出,白里安也饿了。看来两国外交部为了能够理解并且准确阐述何锐的战略看法,都花费了极大的力气。

    很快,食物就只剩下些残余。白里安用餐巾擦了嘴,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又问道:“有茶么?”

    颜惠庆的秘书连忙起身开始泡茶。白里安则继续说道:“我国政府注意到,何主席在信中认为,法国并没有能力实现凡尔赛体系内获得的全球利益。我们非常欣赏何主席的坦率,所以想了解颜部长对何主席看法的理解。”

    “现在的法郎没办法承受英镑的压力,在国际贸易中又受到了美元的强劲挑战。而且法国的经济也无法支持法国在全球的投放。法国的确在全球都拥有殖民地,但是法国现在的局面,只能维持殖民地。并没有能力利用殖民地。如果用金融学的用语,殖民地对于现在的法国也许是一种亏损的资产。”

    此时,颜惠庆的秘书已经把工夫茶的茶台,烧水的电炉,以及纯净水准备好。白里安的秘书也上前快速将餐桌上的桌布兜起来,连同盘子什么的打成一个包,拎出了房间。很快,空气中就开始出现了功夫茶的香气。

    白里安已经完全确定,中国上层非常了解法国的现状。当然,有水平的国家都能理解法国的现状。如果法国真的有足够的实力,就会在华盛顿海军条约中要求与英国一样的海军吨位。之所以满足低于英国的海军吨位,是因为法国没钱造出那么多吨位的新式战舰。

    既然中国政府非常理解法国的现状,白里安问道:“中国希望的只有工业化么?”

    “中国是一个有着近5亿人口的国家。不知法国专家是否考虑过中国完成工业化的时间?”

    “中国国内专家就没有讨论过这个时间么?”

    “我们认为,大概需要30年。”颜惠庆回答的很爽快。当然,颜惠庆是绝不会说出何锐对于中国工业化时间的判断。

    “那么中国专家认为需要多少钱?”

    “第一阶段,为期一年。我们大概需要100亿。而且,我可以坦率的告诉您,我们中国政府认为,这笔钱中的75%可以作为授权,全部用来购买法国的技术、设备、聘请法国专家。”

    100亿法郎不是一笔小钱,哪怕是以现在法郎与英镑200-240:1的汇率,也有大概4-5千万英镑。不过对于法国这样的国家来说,这笔钱并不是拿不出来。白里安盯着颜惠庆,“那么中国政府用什么来做抵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