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谈判中,何锐以高超的外交判断,果断结束中英战争。这让白里安非常欣赏,同时也非常确定,想靠单纯的军事力量击败中国基本不再可能。那么,威胁中法可能达成合作的可能,就是何锐政权的稳定性,以及何锐政权会不会迫于英国的外交压力而放弃。

    白里安笑道:“现在派排华法案已经结束,为何中国不向美国寻求资金支持?”

    颜惠庆微微一笑,用轻松的语气说出了何锐的看法,“现在美国国内的昂撒资本正在与犹太资本进行激战。您觉得哪一方面更值得信赖?”

    哈哈哈!颜惠庆的幽默让白里安忍不住笑出声来。本来只想着笑几声就罢了,但是这话真的是犀利,以至于白里安至少多笑了5秒中。抑制住笑意,白里安抹了抹眼角,觉得手指上有些湿润。的确是眼泪都笑出来了。

    很快,白里安想到了国内的犹太人,就有些笑不出来了。但法国国内的犹太人与中国没什么关系,白里安继续笑道:“呵呵,英国国内的犹太财团可没有与昂撒资本对峙。”

    颜惠庆这次没有说笑,他正色答道:“法国是整个欧洲最具备中央集权经验的国家,我们中国对于中央集权非常了解。所以我们愿意相信法国。”

    即便知道外交部长绝不可能感情用事,白里安依旧有些感动,因为颜惠庆的话很真诚,也明确表达了中国的确认真思考过到底选择谁。此时白里安又想起之前颜惠庆的话,这个合作的想法是何锐提出的,也就是说,何锐认为法国比英国更值得信赖。如果何锐能够长期执政,中法合作也能长期进行。

    又聊了片刻,白里安起身说道:“感谢您的茶,我今天就告辞了。颜部长,我已经告知了巴黎歌剧院的经历,巴黎歌剧院的部长包厢随时由您使用。”

    颜惠庆送走了白里安,本不想去看歌剧,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自己未来一定会多次来法国,所以多出现在一些公共场所对于以后的外交会有些帮助。就让随行人员准备一下,准备晚上去歌剧院去。

    临近傍晚,颜惠庆走出下榻的宾馆。他又改变了主意,要在巴黎的街头走走。走出去没多远,就听到音乐声传来,原来街边一位中年男子,正在拉手风琴。走近之后,就见在中年男子身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娃,看上去都只有四五岁的模样。而中年男子眉宇间甚是忧愁,而拉的音乐也是一支并不怎么愉快的曲子。

    这三个应该是一家三口,中年男子面前放了个铁皮盒子,里面有几枚硬币与一张一法郎的钞票。颜惠庆也不知道这位是卖艺的,还是乞讨的。如果在中国,大概就是拉个胡琴乞讨。手风琴在中国虽然不是常见的乐器,在欧洲却是普及。

    12月的寒风吹来,两个小孩子就靠在一起,不怎么干净的小脸蛋上都是麻木。颜惠庆对自家孩子十分关注,在学业上抓的很紧。看到这一对小娃娃站在寒风中,心中怜悯,掏出钱夹,抽出张一法郎的纸币,弯腰放进铁盒里。

    颜惠庆却没注意,在街对面,有人拿着照相机拍下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