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牟彪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那地方……”

  前头我们在妙峰山遇险,那地方你还想去么?

  他还未说完,就被贾四莲打断道,

  “那地方我们上次还未玩儿够呢,前头不是在山中打了一只公狼,这回再去打一只母狼,你说好不好?”

  “公狼?母狼?”

  牟彪越发诧异,仔细打量四莲神色,却见她虽是面上带着笑,可嘴角隐隐透着勉强,见他面现狐疑之色,立时冲他眨了眨眼,牟彪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

  “好,我们几时去?”

  贾四莲想了想道,

  “午时我要去给爹送饭,到时我们再商议……”

  “好!”

  牟彪深深看了她一眼,打马离开,贾四莲却是连看都不敢多看他离去的背影一眼,提着鱼和肉匆匆离去。

  待回到家中,贾四莲升火做饭,将肉炖上,又把鱼给开膛破肚收拾了,洗洗剁剁好一通忙活。

  待到正堂里朱氏与冯氏的话说的差不多了,灶间的香气便飘了出来,朱氏在贾家这几日吃喝了不少,肚子里有油水倒也不觉得,倒是那冯氏却是不停的吸鼻子,咽口水,眼神不由自主的往那灶间里飘,见朱氏眉头微皱的看着自己,便一脸赧的取了帕子捂在嘴角,苦笑着道,

  “大姑姐,你可别嫌弃我丢你的脸,确实是我们那日子过得苦,一月里见不到几口荤腥,如今你掉进了福窝里,自然不觉得,想当初你也是从那苦日子里过来的……这肚子里没油的滋味儿,你……你想来也是知晓的……”

  说着说着,这眼圈儿就红了,朱氏总归是个心软的,见她哭起来了,也不好多说,只是叹了一口气,

  “我让四莲早些开饭吧!”

  当下起身出去灶间催四莲,四莲看了看外头天色,还未到午时,不过早些吃也好,吃饱了,她好去衙门……

  贾四莲将锅里的菜装了一碗,还有一碗饭,趁着朱氏不留意,端进了贾尤传屋子里,那妇人还是盘坐在床上,就那么目光冷冷的看着她,

  “小丫头,你……是不是耍了花样?”

  贾四莲一愣,手里的托盘差点儿脱手,稳了稳心神,将托盘放到了桌上,神色淡淡道,

  “我能耍甚么花样,我一家老少都在您的手里捏着,现下把这午饭一吃,之后就带您去衙门,我们就各不相干了,我耍花样做甚么?”

  那妇人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半晌才道,

  “没耍花样就好!”

  贾四莲道,

  “您还是快些吃吧,等下我便要去送饭了……”

  说罢转身出去了。

  贾家如今家底子厚了,招待客人也不吝啬,这一顿午饭有鱼有肉,油水十足,冯氏吃是满心满意,在桌上一迭声的夸贾家这几姐妹,又说朱氏这回可是苦尽甘来了,以后有福享了。

  贾四莲只是低头不语,五莲与六莲却是趁着冯氏不留意,暗暗的翻白眼,朱氏看在眼里只觉很是没脸,见四莲去灶间加汤,就追着她过去,悄声道,

  “今日你舅母过来,娘也是不知晓的,你放心……以后我必不会让他们来家里打秋风的!”

  贾四莲点了点头,眸光清澈的瞧向朱氏,

  “娘,你刚来我们家里来不久,也不知你晓不晓得我娘同爹为何和离?”

  朱氏想了想道,

  “我隐约听你爹说过一些,以前我们在一个胡同里,也知晓一些的……”

  她在杨花胡同多少年了,贾家夫妻几回吵架是为了甚么,她怎么会不知晓?

  四莲点头,

  “娘知晓便好,我那亲娘就是个拎不清的,一心只顾着娘家,我爹看在老七的面上忍了她多年,到如今终于忍不下去了,才会同她和离的……”

  朱氏点头,

  “我晓得了!”

  她心里清楚着呢,贾金城肯忍向氏多年,那是看在这几个儿女,特别是儿子的份上,自己与他半路的夫妻,又没给他生儿子,自己要是学了向氏,贾金城决不会姑息自己的。

  朱氏看着贾四莲端了汤出去,却是不由自主伸手在肚子上摸了摸,

  “自己若是能再年轻个几岁便好了,若是再年轻几岁,怎么说都要想法子再生一个……”

  这贾家的几个女儿倒是真乖巧能干,可自己又不靠着她们养老,偏偏后半辈子要靠的那个,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以后只怕是够呛,这还是要想法子为以后打算才是!

  贾家人吃罢了饭,贾四莲便要去给贾金城送饭,她依着往日那般,将碗盘放在篮子里,用布遮在上头挡灰,神色如常的提着就出了门。

  到外头对着两个守着摊儿的妹妹,她还叮嘱了一声,

  “我今儿去衙门怕是要多呆一会儿,家里……你们可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