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鸦片在这个年代确实是医生们的常用药,安森平时也准备了很多,主要是用于止咳镇痛或缓解那些治不好的病症——简单来说,就是在遇到无法治疗的重症时让人死得相对轻松一点,免得受折磨。

    于是李昂点了点头:“确实,应该倒酒。”

    阿琳娜沉默了一会,把杯子里的水倒掉,换成了炉子上那个铜壶中温热的红酒。

    随后,她侍立在马略皇帝身后,就像她在思源城时那样。

    “李昂……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渴望不朽了……如果你将来征服了整个大陆,你会试图让自己永生不朽吗?”

    马略端着酒杯,当着李昂的面往自己杯子里加了鸦片,然后继续着之前的话题。

    “我不确定——我还没征服大陆呢。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李昂很诚实的笑了笑:“但与您一样,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会欣然接受我的命运。”

    “哈哈哈……你这样的年轻人,不是应该追求‘掌握自己的命运’或者‘改变自己的命运’吗?你竟然也和我这个老头子一样接受命运的安排?”

    马略皇帝大笑起来。

    “因为我也不是那种软弱的人啊……”

    李昂也笑着说道:“命运是什么?我们能够改变的和不能改变的,已经改变的和恒久不变的,我能选择的和我无法选择的,我已经掌握的和无从掌握的……这所有的结果,都是命运啊……我当然得接受,因为那是我尽了全力之后的最终结果。”

    “哈哈哈哈……没错!只有软弱的人才会成天叫嚷着改变不公的命运……”

    马略皇帝仰头笑得更开心了:“因为卑微才想要权力,因为短暂才想要永生不朽……世上的人总以为所谓的对抗命运是强大的表现,其实那不过就是欲求不满而已!”

    “看来,您已经知道关于卡瓦拉的事了?那位潘德先王就一直在对抗命运,他想要的就是永恒的权力与不朽。”

    李昂意识到马略皇帝大概是知道了关于卡瓦拉的一些事,要不然不至于一直感慨。

    “我确实知道了一些,我知道你和他有些关联……我估计你失踪的那一年多也和他有些关系吧?能先和我说说你在那一年多里经历的故事吗?”

    马略点头看着李昂,就像是打算听孩子讲述旅行经历的长辈一样。

    “这事得从潘德大陆的神灵和辛达瑞精灵的内战开始说起……”

    李昂开始尽量简明扼要的讲述自己的经历和关于卡瓦拉与拜蛇教的事。

    ……

    “看来,即便是被封印在遥远的神殿里,卡瓦拉仍然能驱使拜蛇教挑起我们之间的战争。不把拜蛇教彻底灭掉,这世界就永无宁日。”

    马略皇帝听了半上午的故事后有些感慨:“追求权力与不朽到了极致,想要成为唯一的神……他是个最勇敢的懦夫……”

    “马略陛下,我不太明白……如果说凯洛斯父子因为怕死而挑起精灵与人类的纷争,说他们是懦夫,这我能理解。但为什么说卡瓦拉这么可怕的角色也是懦夫?”

    里萨迪兰突然开口问道。

    “里萨迪兰,你是叫这个名字吧?我知道你……你的名字被克里昂写在‘为控制红死病作出突出贡献者’的名单上,我还亲自下令消除了你谋杀贵族的罪名……”

    马略皇帝看向了里萨迪兰:“你是个勇敢无畏的刺客……而且是个生命漫长的精灵,所以你可能体会不到。”

    “因为他怕生命短暂,他怕失去权力,他怕被神灵抛弃,他怕完成使命后被人遗忘……他什么都怕,所以他会追求让自己成为唯一的神——即便让整个世界陷入动乱,即便陷害将他扶持为至高王的战友,即便毁掉一切……这样的人不是凡人,但确实是懦夫。”

    李昂解释道:“即便是现在他被封印了,也依然没有放弃他追求,所以他是个勇敢的懦夫……”

    “诺多森林的火是凯洛斯父子放的,虽然他们算是被逼无奈,但他们父子确实是懦夫,所以我把他们的人头交给了你们。”

    马略皇帝继续说道:“但我知道,他们父子的血远远不足以浇灭精灵们的怒火。帝国的军人烧了森林,这是事实,我没法解释,所以我只能和你们打这场仗……我原本打算要么战死在战场上,要么打退你的进攻……因为我知道,这两个结果都能让你们不再继续向巴克斯境内进攻。”

    李昂点了点头,事实确实如此。

    之前森林被烧,李昂费尽心思才让诺多精灵们暂时不要冲动,若是李昂不与巴克斯打这场仗,精灵们也全都会自行复仇,所以这场仗必须打。

    但如果马略战死,而且是死于李昂的冲锋,那么巴克斯人必然会同仇敌忾的抵挡李昂的部队,李昂即便取得大胜也得退兵——马略显然是了解李昂的,以李昂的性格,当然不会和哀兵对抗。

    当然,如果马略昨天打退了李昂的进攻……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过,现在你们已经大胜了一场,帝国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你们应该也能心平气和的听我解释了……我们不应该再继续打下去,要不然只会让真正的敌人捡便宜。我知道你想要粮食,我可以把博识城的粮食给你。”

    马略皇帝说完,看了看李昂,又看了看里萨迪兰:“你们接受吗?”

    李昂看着马略皇帝笑了笑:“如果昨天是您打赢了,那您肯定会继续进军,打到长河城再和我们谈和吧?”

    “当然……如果你是我,你也会这么做的……”

    马略皇帝一脸的理所应当:“无论如何,我总得考虑巴克斯的利益……”

    “倒也是……那么,帝临港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

    李昂也知道,马略皇帝说的是实话,而且如果能得到粮食,那确实没必要继续进攻。

    烈狮境之前被打得稀烂,现在最需要的是回复元气,若不是因为诺多森林被烧了,李昂肯定会一直在长河城搞房地产,根本就不会出兵——谁愿意打没把握的仗啊?

    “我得到的消息是,拜蛇教的舰队出现在了帝临港附近,而凯洛斯和安东尼厄斯的家人,也就是凯洛斯的夫人和其它族人,也跟着拜蛇教舰队一起回了帝临港……”

    马略皇帝说到此叹了口气:“随后不久,帝临港发生了可怕的灾难,一个戴着面具的怪人在瞬间导致帝临港守军全军覆没。据说尹瓦尹洛将军叛国投敌了,帝临港也基本上被拜蛇教占据了。而且,他们应该开始向北进军了。”

    “尹瓦尹洛,那位养猪出身的农奴将军……他会叛国投敌?只怕是面对绝境不得已而为之吧……苏拉将军没在这里,他已经去帝临港了吗?”

    李昂转头看了看,没见到苏拉。

    “是的,苏拉不是我的下属,他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多帮了我一些忙。他的使命本就是对付拜蛇教,幽影狼群已经先一步往帝临港出发了,凤凰骑士团也正在启程。”

    马略皇帝点了点头:“如果你不再向帝国境内进攻,我会将部队全部带去帝临港……我说过,我要死在战场上,那才是我应有的归宿。我是个必死的凡人,我不需要不朽……但我要用这即将死亡的身躯做真正有用的事。”

    如果马略战死在帝临港,那么整个巴克斯的人都会对拜蛇教同仇敌忾坚决抵抗……

    李昂在心里补上了马略没有明说的意图。

    这是凡人的不朽,不朽的凡人。

    “那么,我们各自退兵吧。陛下,保重……”

    李昂端起了酒杯,与朋友干了最后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