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待稍近一些了,看得更清楚一些了,魏若看到这一行一共五个人,其中四人穿着统一的服饰,并将第五人围在中间,为他挡风遮雪开路。

    因为被围在中间的人包裹得严实,魏若一时看不到那人的模样。

    但魏若可以看出来负责保护的那四人身手应当是不错的,此时大雪已经高过膝盖了,他们可以一边利落地扫开厚厚的积雪开路,一边还有条不紊地前进着。

    估计陆煜鸿等人也看出来这一点了,故而都没有帮忙的想法。

    不多时,这些人来到了魏若的棚子前。

    “你们几个,把这个棚子腾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一男子语气蛮横地对众人说道。

    众人没有动,都坐在原地看着。

    紧接着一个穿着大氅的男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初时,大氅的帽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待到帽子脱后,众人方得见真容。

    是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男子,花白的头发,留着公羊胡子,脸上有些许的皱纹,因为受了冻,脸色发白,嘴唇有些许发紫。

    抛开脸色不谈,男人天庭饱满,眼眸明亮身姿挺拔,气度不凡。

    男子出声呵斥了自己的家仆:“不得无礼!”

    紧接着又对着棚子里的众人道:“各位小友,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位仆人方才有些无礼,望各位小友海涵。”

    男子又继续道:“鄙姓谭,路过此地,遭遇风雪,进退不得,车上只带了一些零嘴闲食不抵饿,不得已让家仆们护着我寻地避难。然这一路上不见人影,行了半日才遇见你们这一行人,冒昧过来讨口吃的,如若小友们愿意施以援手,我愿重金相谢。”

    男子彬彬有礼,态度谦和。

    徐丰元等人此刻并不说话,他们也只是得魏家大小姐救助才得以在此处的,要不要帮助这位男子,得看魏若的意思。

    魏若回头给了秀梅一个眼神,秀梅会意,将几人吃剩下的红薯和芋头递到男子的跟前。

    “如果先生不嫌弃的话,这些就给你吧。”

    男子还未出声,一旁的家仆便呵斥道:“大胆,我家先生怎可吃如此粗鄙之物?”

    “莫要胡言。食物哪里分粗鄙与否?只要能果腹的便是值得珍视之物。”男子再次训斥了家仆。

    紧接着男子伸手接过一个烤红薯,看着手中之物,命家仆给秀梅银子。

    魏若打断道:“不必了,今日在这风雪之中能遇见是缘分,先生不嫌弃的话,这些烤红薯烤芋头你尽管吃,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给你烤制一些。”

    “那就多谢这位姑娘了。”男子道谢。

    而后男子的仆人帮男子剥去了红薯的外皮,伺候男子使用里面橙黄色的薯肉。

    陆煜鸿和徐丰元微微蹙眉,他二人从男子食用烤红薯的仪态再次感觉出来面前这男子的身份非富即贵。

    然而他们二人都没能猜出男人的身份来,陆煜鸿在京城多年,也不曾见过此人。

    吃完一整个红薯后,男子不由地评价道:“此物虽看着不起眼,但味道确是不错的,甜软香糯。”

    魏若见此人彬彬有礼,说话客气,笑容慈祥,便又让秀梅拿了一碗酒给他。

    男子的家仆又有些担忧:“先生,让属下替你先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