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突然,担任尖兵的阿卓向后打了个手势,几个女兵迅速隐蔽,进入战斗准备。

    小菲靠近问,“什么情况?”

    阿卓低声说,“敌军,至少有一个连。”

    突然,前方响起一阵密集的狗叫声,有人大喊,“那边有人!”

    “快!分头撤!3号位置集合!”小菲高喊,阿卓拽着欧阳倩就跑,田果想跟上去,被小菲拽走了。

    红箭旅的一个排追了过来,军犬不停地狂吠着,士兵们对着已隐入密林深处的女兵背影扣动了扳机。

    阿卓和欧阳倩在山林里狂跑,两人不时地躲在树后回击。

    欧阳倩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麝香,跑不是个事,要想办法争取主动!”

    “先干掉狗,要不跑哪儿都不行!”阿卓深吸了口气,一个急停隐蔽在树后。

    欧阳倩听了眼前一亮,“好,我掩护!”

    几乎同时阿卓猛地从树后闪出来,一条军犬猛扑过来,阿卓快速的脱掉外套,一个转身让过去扑向军犬。

    刚刚冲过来的军犬刚想反应,却没有阿卓的速度快,被扑个正着。

    等它想反抗的时候,阿卓已经一个转身,将衣服系在了它的头上,想咬却咬不到,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阿卓见了,马上一跃而起,对着欧阳倩一个手势,几人快速的能离。

    几个红箭旅的士兵追上来一看,狗被衣服绑在地上呜呜呜地呻吟。

    训犬员顿时一脸的愤怒,“这!这是谁干的?!”

    “谁干的,很明显是女兵呗!”班长无奈的摇了摇头。

    却在这时,藏在树上的欧阳倩趁机扔出一个手雷,瞬间,没有弹片只有黄烟升腾——按照演习规则,几个红箭旅的士兵,连人带狗全都报销了。

    几人顿时一愣,抬头看了看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淘汰了。

    林子另一边,小菲和田果也在急速奔跑。

    田果一个踉跄,被地上的一根大树根绊倒,身上背着的狙击步枪也差点掉了下来。

    边吐出一嘴的泥,忍不住叫道,“咱们简直像丧家之犬了!”

    小菲回头拉她起来,看看后面,“保存实力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不重要。已经摆脱了追踪,先歇歇。”

    田果靠着茂密的大树,掏出压缩干粮,“你警戒,我先垫垫肚子。”

    “你啊真是个标准的吃货,到啥时候都忘不了吃!”小菲无奈的叹了口气,边往前走了几步,仔细观察着四周。

    却在这时树林里传来奔跑的脚步声,小菲回头一看——田果已经不见了。

    看不到人,小菲顿时焦急地低声喊,“开心果!开心果!”

    大树附近传来一阵瓮声瓮气的声音,“队长,我在树洞里呢!”

    “快出来,追兵到了!”小菲一听,顿时有些急了。

    田果在树洞里说却叫道,“你进来,里面大着呢!”

    小菲虽然知道藏在这里不是什么安全的事,可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只得一咬度爬上树,跳进树洞。

    树洞虽然不算大,但塞进两个人还是可以的。两人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地猫在树洞里。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小菲小声地说,“你就等死吧!”

    田果却一脸的不在意,“他们不会发现树洞的。”

    却在两人紧张的闲上眼的时候,两个红箭旅的士兵追了过来,没看见人,一名士兵捡起树下的垃圾一看,“压缩干粮?”

    树洞内,田果悔恨地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一名士兵拔出手枪,指了指上面,“说不定她们就藏在树洞里。”

    小菲连忙掏出匕首,横咬在嘴里,然后攀爬上去,靠洞口贴着身子。

    那名士兵小心翼翼地接近树洞,往里探了探头,没发现有人。站在树下的士兵说,“你再往里看看,要不打几枪也行。”

    士兵往前凑了凑,“我看看,要是抓个活的,咱俩三等功就有了!”

    趴在树洞口的士兵弯下腰做好撤离的架势,然后以很快的速度伸过头去。

    树洞里,小菲一下窜了出来,手中的匕首对着他的眉心一比画:“你挂了!”

    说完伸掌一推,那名士兵整个身体向下一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站在树下的那名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一条黑影从树洞里飞出来,一脚把他的手枪踢落在地上。

    那名士兵扑了过来,小菲一个移步,闪过攻击,右手抓住他的手腕,顺势往背部一拉,扭了上去,那名士兵痛得大叫,“啊!手要断了!”

    小菲拔出匕首,猛地扎了下去——匕首在士兵的眼球前停住了。那名士兵瞪着眼睛,惊魂未定,“女首长,别,别……”

    小菲放开他的手,“你挂了!”

    田果走上来,利索地卸下他的电台,两人兔子似的噌噌钻进了密林中。

    两名红箭旅的士兵瘫坐在地上,“这哪儿是女兵啊?这分明是女鬼啊!”

    小菲带着田果与另外两人汇合,见两人都没事,小菲也松了口气,“都没事吧?”

    欧阳倩点了下头,“还好阿卓身手好,竟然能对付军犬,否则我们两个可真的跑不掉了。 ”

    “行啊麝香,你竟然还有这本事呢?”田果一听,顿时一脸的惊讶。

    小菲却瞥了她一眼,“谁像你一样,还能把压缩饼干扔在外面。”

    田果尴尬的笑了笑,只能转移话题起来,“这不是也逃了嘛,对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小菲没再和她废话,抬手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2点,离明天中午12点演习结束还有22个小时。我们必须抓紧每分每秒,深入敌后,干掉导弹营。”

    欧阳倩看看地图,“猞猁,时间应该还够。”

    小菲也看了过来,待看到地图时,伸手指了指,“走这条路当然够,刚才遭遇战打得都很艰难,要想通过蓝军的严密封锁难上加难。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路,除了这一条,第二条是从这里上山,翻过青石岭,也可以插到导弹营,但至少需要一天时间,我们可耗不起,我们必须在天黑前摸到导弹营,帮助云雀干掉空中指挥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