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轰——

    开天开天。

    何为开天?

    从虚无中诞生存在,由无至有的过程才叫开天。

    虚空的无,是任何意义上的不存在,看不见摸不着的同时还无法以任何形式进行记录和感知。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这是尹喜在函谷关记录老子的言语所流传下的记载,按照李长青的理解。

    老子身为大罗之上的存在,仙道的开创者,能够比肩创世神祇的人族先贤,他所说的一切必然会和创世神祇之境产生关联。

    这是一段非常简单易懂的文字。

    但所代指的意向却无比模湖。

    道德经中,所有的一切都被称之为道。

    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至高至上,蕴藏了世界内和世界外的所有秘密。

    但现在李长青可以确定一点。

    在观看了元始天尊开辟天地的那一瞬后,李长青无比笃定。

    道德经中所谓的无和所谓的有。

    绝对不是指代元始天尊开天的工程,甚至于元始天尊的开天那压根不叫开天。

    因为那不是真正的虚无。

    元始天尊之前,是存在其他历史的。

    有历史,有记载当然称不上真正的虚空,这只是单纯的从有,变成另一个有的过程。

    而真正的开天必然与山海界的出现,人族大远征的真相紧紧联系在一起!

    这,也是盘古传说的出现缘由!

    「真正的敌人吗?」

    此刻,李长青已经确信。

    亚空间的入侵,四邪神的存在只是疥癣之疾,人族大远征的对手,时光长河外真正的敌人自己根本还没有接触到。

    而成就盘古真身。

    便是他要想真正踏足战争的必经之途!

    轰——

    突然,恐怖的压力自四面八方传来,剧烈的碰撞仿佛要将他的肉体生生撕碎。

    开天哪儿是如此容易的事。

    从无至有。

    就算借助老子留下的盘古幡,李长青能够跨越自身当前境界的阻碍破开虚无。

    但无就是无。

    就算你用斧刃将其剖开,无也不会凭空变成有。

    这才是开天最难的一步。

    虚无的一切想要重新合拢,将李长青这一尊异物排挤出去。

    每一瞬,李长青都仿佛要被彻底击碎一般。

    他双手撑着盘古斧,背嵴挺的笔直,头顶苍穹,脚踏四极,硬生生撑起了这片虚无的时空。

    刚站稳脚跟,李长青没有丝毫停歇。

    神力在他体内纵横,大品天仙诀流淌于意识深处,恍忽间他似乎明白了孙悟空传授他这门功法的意义。

    大品天仙诀,是无支祁化身孙悟空和元始天尊论道而来。

    无支祁是山海经的四渎,元始天尊是现实宇宙老子的遗留,是盘古传说的载体。

    前者关联山海,后者关联创世神祇。

    而大品天仙诀最重要的则是变化。

    变化……

    李长青心有所悟,他双目圆瞪,磅礴神力喷涌。

    「变!」

    轰隆——

    蓦然,李长青的身躯拔高了一寸,带动着被他以盘古斧切开的天地同样成长。

    「再变!」

    变化之术被李长青施战到了极限。

    他硬生生顶着天地,将这四方寰宇不断撑开,延展。

    不断扩大,不断膨胀。

    渐渐的,似乎世界的扩展越过了某条临界线,不等李长青继续变大,世界反而先一步膨胀,囊括住了李长青的身躯。

    李长青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他瞬间再度运转神力,无量神躯不甘示弱地同样扩大,反过来追上了世界的变化进度。

    很快。

    李长青从主动撑开天地,变成了以身躯追上天地膨胀的速度。

    神力的消耗越来越大

    但对于掌握大罗无量之力的李长青而言并不算什么,他只是在等。

    等待天地膨胀的速度不断加快。

    最终彻底化作无限大世界。

    无限扩张的世界屏障,终于等同于一尊天仙体内的无限内景,和李长青神躯的扩张速度达成一致。

    目光所及只剩下虚无。

    又不会凭空诞生,而李长青所执掌的造化之道,也无法支撑他从绝对的虚无中创生一切。

    那已经超过了大罗无量之力的权柄。

    唯有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创世神祇,才掌握着从无到有的绝对力量。

    而这,也是创世之名的含义。

    但现在……

    李长青低下头,看着自己这具模拟三清圣物所幻化的盘古真身。

    「这是最后一步了。」

    他脑中闪过三国时期对于盘古的记载。

    「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四肢五体化作四极五岳。」李长青沉默片刻。

    他总觉得有些不靠谱,但思绪了刹那,他抬起手掌。

    卡察——

    摘下了自己的左眼悬于虚无天际之上,抬手一指。

    「变。」

    一轮耀眼的大日就这样突兀的挂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