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个漂亮姐姐好厉害!

    江黎很快也注意到了探头探脑的平平,一眼就认出来,他是幸幸的哥哥。

    毕竟在幸幸的命盘里她确实也看到了兄长之类的相位。

    于是江黎朝着这个小家伙招了招手。

    “你也要过来一起玩吗?”

    平平缩在门后没动。

    他是几个兄弟姐妹中最年长的那个,也是最懂人情世故的那个。

    同样的,也就最怕生。

    他的弟弟妹妹年纪还小,对一屋子的人和机器都新鲜不已。

    只有他知道,那些都是拍电视的。

    他可不想出现在电视里被别人指指点点。

    可看到弟弟妹妹们都这么开心,他也有些动摇了。

    被江黎开导了一番后的幸幸自动承担起了小家长的人设,见着平平始终有顾虑不敢露面,她连忙上前牵住了他的手。

    “哥哥你别怕,仙女姐姐人很好的,她给安安喂了牛奶,还给我编了特别好看的头发,最厉害的是,她还会魔法的!”

    阿福也跟在后面附和道:“对对对,仙女姐姐可厉害了,她还说我以后能当大律师呢,上电视的那种!”

    平平彻底动摇了。

    幸幸看出了他眼里的期待,直接把他拉到了江黎的跟前。

    江黎索性直接让三小只排排坐在了她面前,将自己这些年来遇到的、或者经历过的玄学事件全都说给了他们听。

    不仅三小只听得眼睛直瞪,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们听的也是津津有味。

    而这个时候,兰嫂和兰叔已经抵达吊脚楼外的小巷子了。

    越快到家,兰嫂的心里就越慌,步子也走的越来越快。

    兰叔则在一旁不停的安慰着她。

    等到二人来到了吊脚楼外,更是发现了不对劲。

    怎么家里这么安静啊?

    已经过了午休的时候,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安安是哭的最凶的时候,幸幸和阿福也应该差不多打起来了,整个家里应该鸡飞狗跳才对。

    不会出事了吧?!

    兰嫂兰叔对视了一眼,赶紧跑上了楼。

    等到他们气喘吁吁的推开门时,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安安睡得正香,根本没有吵闹。

    原本互相不对付的两个龙凤胎姐弟现在正挨在一起乖乖的坐在凳子上。

    一向害羞腼腆的老大平平也从房间里跑出来了,聚精会神的看着面前的女孩。

    夫妻俩傻眼了。

    这四只真的是他们的孩子吗?

    兰嫂更是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随后拧了自己的丈夫一把。

    兰叔疼的龇牙咧嘴,“好端端的你掐我干吗?”

    兰嫂这才相信了,“原来真的不是做梦。”

    三小只听到了动静,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爸爸妈妈,连忙扑了过去。

    “爸爸妈妈你们终于回来了!”

    兰叔一手一个把龙凤胎托了起来,兰嫂则搂住了平平。

    “看来你们今天表现得不错啊,妈妈和爸爸给你们带了好吃的。”

    “好耶!!!”

    随后,兰嫂满眼感激的看向了走过来的苏吟晚。

    “苏小姐,太谢谢你了,本来还以为你不会带孩子呢,现在看来确实是我想多了,苏小姐比我们夫妻俩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