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萧南天沉吟一瞬,点了点头。

    “卫王,放了他吧!”萧南天看着刘卫道。刘卫看了一眼三人的位置,距离他这边有点远,而且三人互相站着的位置也很远,自己贸然出手,只有把握救下来两个方位的,第三个方位的,很大可能就要出事了。

    “滚吧!”刘卫又是一脚直接踹在了燕良俊的后背,将其直接踹得一个狗吃屎,扑了出去。

    “刘卫,迟早有一天,我会报这个仇的!”燕良俊一瘸一拐站了起来,转身看着刘卫,眼睛里要喷火。

    “你别比比,快点滚,不然我怕我忍不住宰了你!”刘卫淡淡道。燕良俊狠狠瞪了刘卫一会儿,转身直接出现在了许祥身边。

    柴玉良提着萧奉天的夫人,出现在城头上,将其放在了城墙之上。

    “萧南天,放了我的人,关了皇城护城阵法,让我的人出城,我便放了你的三位老婆!”燕良俊此时沉着脸看着萧南天。

    此时大燕王朝的那些帝者境,绝大多数人,已经惨不忍睹了,根本就没有再战下去的能力了。

    谋划了这么久,最后全部败在了刘卫一人手里,燕良俊此时此刻对刘卫的恨意,已经超过了对萧氏的恨意。

    “关闭皇城阵法!”萧南天一声呼喊。城主姚武听到萧南天的声音,不敢耽搁,当即将皇城的阵法关闭。

    此时,刘卫也撤去了剑域,杀域还有诸多阵法。大燕王朝的那些帝者境,此时大部分人已经瘫在了地上,之前受了重伤的三四人,已经死在了阵法中。

    “出城!”燕良俊对着那些人喊了一句。一群人互相搀扶着,咬紧牙关,冲天而起,向着城外而去。

    而街道上的一群皇者境,也直接冲天而起,朝城外飞去。智博厚,蛮升荣,柳宣三人,则情况相较于其他人来说好一点,但也都嘴角挂着血迹。

    三人没有跟着人流向外而去,而是出现在了燕良俊旁边。

    “给我紧紧盯死刘卫,他这次若是还敢动一下,就把这些人都给我杀了!”燕良俊恶狠狠说道,声音很大,并没有背着城头上的刘卫等人。

    “姓燕的,你还不放人?”萧南天朝着燕良俊吼道。

    “你这逆贼,急什么?等我的人全部出了皇城再说!”燕良俊面色狰狞,咬牙切齿道。

    他们这一仗,可谓是败得一塌糊涂,若不是有安插在萧氏三兄弟府中的三人,他们这些人,今天恐怕都要栽了。

    即使现在逃出去,南石山肯定是不能这么大摇大摆回去了,得先逃亡一段时间,再伺机找机会返回南石山。

    “我去将老吴带上,桂姨还在等着他!”智博厚说了一声,便出现在了城头上。

    萧南天等人也没有阻止,智博厚提着老太监吴超凡,几个闪掠,将其交给了出城的人后,再次回到了燕良俊身旁。

    皇城门口这边,数名萧氏皇朝的帝者境凌空而立,看着这些人仓皇向着城外而逃,犹如蝗虫过境一般,真想出手拍几巴掌,痛打落水狗,但终究是忍住了。

    而皇城外,八位城主见一群人逃窜了出来,其余七人和一起来的人都小心戒备着,唯独安宁,翘首以盼,正在寻找着燕良俊的身影。

    恰恰这时,燕夏兰和桂姨二人,从南石山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皇城门口。

    燕夏兰先一步出现在了城门口,看着向外而来的众人,她一步跨出,截住一名帝者境问道:“我哥和升荣他们呢?”

    “殿下他们还在皇城!”这名帝者境浑身衣服破破烂烂,身上到处是伤。

    燕夏兰来不及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直接几个闪掠,向着皇城中而去。桂姨在下一刻也到了皇城门口,看着燕夏兰已经冲进了皇城中,她也向着里面冲了进去。

    安宁翘首以盼等了一会儿,还不见燕良俊出来,有些心急如焚,恰到这时,看见燕夏兰向里面冲去,便也跟着向里面冲了进去。

    “哎,安城主,你干嘛去?”一名城主在后面喊了一声。

    “干你老母去!”安宁头也不回,撂下一句话后已经没了声音。这名城主一只手摸着下巴,也不恼怒,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轻声道:“还是这么狂野,我喜欢,嘿嘿!”皇宫城头上,刘卫站在原地没有动,盯着燕良俊等人。

    他在脑海中对小塔说道:“小塔,你带老王他们出城,在外面盯着,尤其是不能放走姓燕的这个浑蛋!”

    “小主,就这档子破事,你还要我出马啊?我能不去吗?”小塔有些不情不愿道。

    “小塔,看来,你是不准备让我帮你找一个好看的母塔了?”刘卫在脑海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