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古神路崩塌,三途河断碎,星空中一片混乱,战斗波动不断蔓延。

    黄泉星河中许多星域遭受波及,幸好大世界和主星早已迁走,不然,这么多不灭无量混战,地狱界必然遭受难以估量的损失。

    留守各个星域的地狱界神灵都在逃遁,一个个惊慌失措,没有了往日的凶厉和镇定。

    “乱了,全乱了,整个宇宙都在神战,诸天级的存在是否都参与了进去?”

    “量劫已经来临了吗?”

    “牛鬼蛇神尽出,长生不死者和始祖并存,一尊尊古老的禁忌重现人间。就算不是量劫来临,这般战下去,离世界末日、星空湮灭也不远了!我辈怎生在这样一个时代?”

    “我看见帝尘的剑光,照亮十方星域,向这边而来了!”

    ……

    一颗暗黑星上,鬼气弥漫。

    五万年前就潜伏到地狱界的鬼皇,从阴寒刺骨的鬼气中走出,窥望不断崩裂的星空。

    他在黑暗之渊与“龙皇”、“凤皇”齐名,座下的鬼类太古生物高手如云,自成一方势力,可与太古十二族并存于世,修为达到不灭无量初期。

    此刻的鬼皇是人类形态,长发披散在脸颊两侧,脸色苍白,但五官轮廓分明,很是英俊秀美。

    不过布满整张脸的血红色“敕”字,破坏了这种美感,给人一种诡异阴狠的气质。

    一位追随鬼皇的鬼类太古生物大神,有些发懵,道:“到底什么情况?黑暗之渊防线十二族大军浩浩荡荡与地狱界开战,在地狱界内部,十二族的老家伙们却自己混战了起来。”

    另一位鬼类太古生物大神,道:“这不知是九位,还是十位皇族老家伙散发出来的气息,简直恐怖。十二族的底蕴如此之强吗?我以前以为,三大乐师之下,头七剑皇已是第一把交椅。”

    “若这些皇族老辈巨擘能够联起手来,加入进大军,岂不是可以横推地狱界?他们到底怎么了?”

    在场的所有鬼类太古生物,震惊的同时,皆满腹疑问。

    这种混乱的局面,让他们不知道该不该赶赴黑暗之渊防线,帮助十二族大军破地狱界的防御。

    鬼皇显然是知道一些秘辛,依旧还望着星空中的战场,道:“若这些皇族老辈巨擘是自然修炼到现今的境界,早在十个元会前,就已经带领各族重回上界。这里面藏有大隐秘!”

    一位鬼类太古生物大神问道:“五行五族显然是和帝尘站在一条战线长,七星七族又是服务于谁呢?”

    鬼皇双眸一眯:“黑暗之渊的内部,早已出现割裂,否则本皇也不会主动请缨离开,潜伏到地狱界。只有跳出来,才能看得更清。”

    一尊无量层次的鬼类太古生物,道:“无数元会以来,决定太古生物命运的一战已经爆发,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看着,难道不做些什么?”

    鬼皇轻轻摇头,道:“这么多天尊级的老族皇都出世,黑暗之渊防线那边的战争,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最顶尖的强者,才代表着太古生物的命运。”

    “我相信,黑暗之渊防线那边的各族神灵,已经感知到这边的情况,他们心中会有自己的决断。”

    ……

    张若尘想要开辟异时空战场,或者将诸皇拉扯进离恨天,但都失败了,导致天尊级混战在真实世界的星空下爆发。

    仅仅数个时辰过去,黄泉星河大片星域破碎。

    战场扩散,不仅仅只是影响到数千亿里、数万亿里的星空,而是影响到了数万万亿里的星空,是寻常无量境交锋破坏力的万倍以上。

    继续这般打下去,不出一个月,毁灭的星域会再增千倍。

    “炼星术!”

    真一老族皇的九十三阶精神力完全展现,施展绝世神术,瞬间引动整个黄褐色星云。

    星云内,超过十万颗星球,被他的精神力炼化,熔成一团团赤金色的岩浆。

    岩浆凝化成各种形态的星辰战兵,有数千里长的战剑,有数万里高的石钟……,它们与整片星云一起,向张若尘盖压而去。

    “死!”

    真一老族皇紧咬牙齿,全身释放神光,双臂向中间合。

    这片直径超过万亿里的星云空间,被他恐怖绝伦的力量,挤压得不断收索。

    “彭彭。”

    张若尘操控四鼎,围绕在身周疾速旋转,将飞来的星辰战兵不断打爆,真理之心始终锁定真一老族皇,再次尝试近身过去。

    与精神力强者交手,必须要近身。

    否则修为再高的武修与其对上,都会相当被动。

    但,真一老族皇脚踩真一镜,可打破速度规则和空间规则,进入秩序领域,根本不和张若尘硬拼,一击之后就遁。

    这般打法,纵然张若尘擅长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短时间内,也难以拉近和他的距离。

    直到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依旧还有三千亿里,相隔了一片星域。

    但这个距离,对九十三阶的精神力修士而言,并不算远,可以尽情施展术法。别说三千亿里,就算相距三千万亿里,也能使用精神力击杀无量之下的神灵。

    修辰天神道:“天尊级的破坏力太可怕了,九十三阶精神力修士的破坏力更增一个级别,必须想办法速战速决,否则这样打下去,黄泉星河都会被打断成两截。”

    “怎么速战速决?对方精神力九十三阶,而且根本不和我们正面对决,而是远距离的袭扰缠战。别说张若尘现在是不灭无量巅峰的修为,就算半祖来了,没有十天半个月功夫,也休想把那个老家伙拿下。”无我灯道。

    修辰天神道:“若四位老族皇赶到黑暗之渊防线,只需露面,就可劝退太古生物大军,危机立解。但,真一老族皇这些人,显然就是来阻止这一切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我们牵制在这里。”

    “走!”

    张若尘以命运吉门和无我灯做盾牌,撞破一件件星辰战兵,化为一道流星光束离开这片星域,向金、水、火、土四位老族皇赶去。

    真一老族皇停止逃遁,回头看向张若尘,立即精神力传音,提醒鸿蒙、太初、天机、图腾四位老族皇,让他们小心提防。

    同时,他也赶了回去,道:“我们胜负尚未分,帝尘这就走了?你先前的自信呢?”

    “我倒是想要与你一战,可惜你不给机会。那我只能先斩另外四位,再慢慢收拾你。”

    张若尘丢下这话,速度更快几分,身形在星空中跳跃。

    “狂妄,凭你的修为,想斩谁就斩谁吗?”

    

    图腾老族皇有着一张人脸,但身体如狼,长满蓬松的白色狼毛,从诸皇战场中脱离而出,手持图腾旗帜,主动攻伐向张若尘。

    张若尘眼前一亮,刚才的言语,目的就是为了激怒诸皇,引他们主动来攻,但并不抱希望。

    毕竟,天下修士皆知帝尘战力无双,曾创造一剑创伤黑暗诡异的战绩。

    正是这个原因,真一老族皇始终不和张若尘正面交锋,也不给他近身的机会。只需牵制住张若尘和金、水、火、土四位老族皇即可,没必要拼命。

    按理说,他们应该都有这样的理智才对。

    可以说,图腾老族皇主动迎击张若尘,真的就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