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站出来的是房玄龄。

    众所周知,房玄龄是李世民的中坚支持者。

    但是现在,房玄龄竟然站出来反对,着实让在场的大臣们都震惊。

    “房爱卿,你意思是反对朕和方侍郎的协议?”

    李世民装作澹然道。

    他有点不敢相信房玄龄竟然会反驳他。

    房玄龄一直都拥护自己,几乎没有在朝廷上反驳自己的。

    现如今,竟然在群臣面前反驳自己,这不是一个好信号,更会让一些大臣浮想联翩。

    “是的,陛下。”

    “臣以为,六部尚书之位,应该是德高望重者。”

    “他不需要多厉害的才能,只要有足够的威望,能管理好这一部的发展即可。”

    房玄龄缓缓说道。

    这些年,方源升得太快了。

    除了当县令的时候走完正常时间,剩下的都是急速提拔。

    提拔还好,但走的路子都是跨级别提升,同样不是正常升上去的。

    这样的升官形式,完全就是将官场的法则搞乱,往后得给官场多大的危害?

    “陛下,臣附议!”

    有大臣站出来,支持房玄龄的反驳。

    崔振堂在一旁听着,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有房玄龄这样德高望重的大臣们站出来,方源大概率是不会有机会了。

    李世民的脸色有几分难看,目光和房玄龄对视着,又看向在场的大臣。

    他还能反驳,但作为皇帝,他不能总是为方源说话,还需要有臣子为方源说话才行。

    “陛下,微臣人言轻微,但微臣作为监察御史,微臣有话要说!”

    突然间,有声音响起。

    马周从最后的一个角落走出。

    “讲!”

    李世民眼神一亮,让马周说话。

    他记得马周,是个能说会道,很有能力的一个人。

    将他命为监察御史期间,工作挺给力的,没有和任何人拉帮结派。

    大臣们纷纷看向马周,对马周相当陌生,都不知道朝廷上竟然还有这么一号人。

    “微臣以为,房相所言对也不对。”

    马周朗声道。

    话音落下,群臣哗然。

    敢在朝廷之上说房玄龄不对的,这是第一个。

    房玄龄眉头一挑,倒是没有不满,而是看着马周,等待马周的解释。

    “对的是:德高望重很重要,能镇压住很多人。”

    “不对的是:德高望族跟活得长久有关,活得越久就越德高望族,但殊不知老而不死是为贼,老人往往是缺乏活力,缺少创新的,一个地方如果太多德高望族的人,就是那个地方的历史倒退!”

    马周言语犀利道。

    现场群臣听着,顿时就不澹定了。

    “放肆!”

    “你暗影谁呢?”

    “陛下,请治马周猖獗之罪!”

    有个别年老的臣子站出来,指责马周。

    李世民眉头皱了皱,感觉马周说的有些过分。

    但马周没有理会站出来反驳的同僚们,而是继续开口,声音更加大声。

    “说一句得罪人的话,户部尚书唐俭德高望重,但他能力如何众所周知,更是懒得十天才去一趟户部。”

    “像这种德高望族的人掌握大权,户部若不是有两位侍郎撑着,户部将会成为一个腐朽的机构,给在场诸位发月俸都难!”

    “再说大唐成立十五年,追上隋朝三十七年,再往上追朔,户部何时像今日一样日进万金,短短十多天的时间就进张三百多万的?”

    “户部有钱,我们月俸也能高点,我们年终奖也能丰厚一些,是选德高望重的坐镇还是选择有才能的人掌控,诸位怕是用脚指头想都能想清楚。”

    马周声音铿锵有力。

    说到最后几乎有种吼出来的感觉,唾沫飞溅,面红耳赤。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马周,万万没想到马周敢在朝廷上说这么犀利的话。

    不仅当场说出唐俭的懒散,更是反驳房玄龄德高望重的意见,更是说在场诸位用脚指头都能想清楚。

    所以说,如果想不清楚,想的不是和马周的意见一致,那就代表着自己的智商还比不上脚指头咯?

    一时间,没人说话。

    方源也是很震惊,下意识向马周竖起大拇指。

    但也担心马周被唐俭针对,毕竟现在的唐俭已经是气得面红耳赤。

    “陛下,马周诽谤老臣,请陛下为老臣做主!”

    唐俭站出来,气急败坏说道。

    被人当众揭穿老底,他颜面尽失。

    原本还能风风光光致仕,被这么一搞,悬了。

    李世民没有说话,在场大臣也没有附和唐俭。

    马周一番犀利的言语已经让众人忌惮,暂时不想惹祸上身。

    “唐尚书,下官怎么就诽谤你了?”

    “下官是监察御史,有权监察百官,还可以风闻奏事!”

    “而且下官所言真假,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马周没有一丝丝畏惧,冷哼道。

    “你,你,你狂妄!”

    “陛下,请彻查,还老臣一个公道!”

    唐俭气得不行,指着马周说不出话来。

    他太怒了,一时间忘记马周是监察御史,有特权。

    于是明白和马周争论是没用的,只有李世民才能给他一个体面。

    “好了,此事暂且到这,朕散朝后会让人调查清楚。”

    “回归朕和方源协议一事吧,结论还没出来。”

    李世民摆摆手,就此别过此事。

    他清楚唐俭的情况,不想让唐俭太过丢脸。

    为国家操劳半辈子了,致仕的时候怎么也得体面点才行。

    “陛下,微臣以为,德高望重重要,但能力同样重要。”

    “一个地方,一个机构,一个部门,不能单单以德高望重升降,能力也非常重要。”

    “试问在场诸位大臣,谁能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填充国库三百多万,舍方侍郎其谁?”

    马周朗声道。

    声音之大,在太极殿上回荡不止。

    大臣们脸色变了又变,最终纷纷看向房玄龄和崔振堂。

    毕竟房玄龄和崔振堂才是事件的主角。

    “陛下,咆孝朝堂,仗打十棍!”

    崔振堂脸色难看,沉声道。

    众人一听,皆是一愣,脸色怪异。

    确实,咆孝朝堂者仗打十棍,是有这样的法律。

    但崔振堂这个时候说这个,怎么感觉有种玩不起的样子?

    “陛下,臣附议!”

    房玄龄面无表情说道。

    这下,大臣们的脸色更加精彩了。

    “陛下,臣附议!”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