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韩立看着眼前这群有二十多只的野山羊,他心里的打算是直接给全包了。

    因为前几天给村民检查的时候听说,这大山里面最难遇到的动物就是野山羊,它们的活动领地据说主要是在草原那边,所以在这里有的年月它们比熊瞎子都罕见。

    韩立这次要是放过它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上一次呢,所以他要有一个万全的准备。

    韩立在距离野山羊二、三十米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野山羊的警惕和弹跳力非常惊人。

    想要捕捉它们挖陷阱就不太明智,因为一般的陷阱它们都能轻易从里面跳出来。

    除非挖掘那种底部布满削尖木桩的尖刺窖,这个陷阱又名绝户窑、绝后窖。

    韩立第一次大规模抓捕野猪使用的那种陷阱,野兽只要进去就别想活着出来。

    韩立后来才知道,这个绝户窑陷阱在当地有点人情味的几乎没人会用。

    因为一般进山打猎的人都是布好陷阱就回去了,他们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才会过来查看。

    这个期间难免会有人不小心掉进去被刺死,所以才会被大家叫做绝户窑、绝后窖。

    因为这种陷阱让好几个村子发生过火拼,后来不使用这种陷阱几乎成了不成为的规矩。

    这时候猎物就在眼前,而且韩立用金手指挖陷阱又快、又好,完事之后把陷阱收起来就行。

    但是韩立他看上这些野山羊身上的皮毛,要是弄绝户窑的话它们这身皮毛就浪费了。

    而且韩立想试试前几天刚从各位大叔手中会学的各种套法,比如跳套、地套、连环套、缠身套、阎王套等等。

    韩立从分解空间里面拿出来提前准备好的钢丝就开始在周围下套,他现在布置的是缠身套。

    韩立在走完的树干上绑上一圈圈的钢丝,它们离地面大概有四十公分左右。

    绑好以后钢丝凭借本身的韧性支在那里,风吹来的时候这些套子随风颤颤悠悠的晃动,不仔细看的话就是一段对方摆动的树枝。

    这个套子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大叔说这个时候越是简单往往越是有效。

    韩立围着野山羊转了一圈,三个方向最少下了有二三百个套子。

    韩立最后站在岩壁的这个方位,弩拿出来后想了想又给他放了回去,弩只有三发用完后再换标枪太浪费时间。

    韩立把标枪放到了顺手的地方,他站起来大喝一声双手不停的把标枪投射出去。

    “咩咩.。”

    野山羊群里面顿时有三只被标枪射中,没中要害的挣扎着往一边跑去,射中要害的躺在地上四条腿乱蹬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其他的野山羊顿时朝着其他的方向跑去,韩立在那边大喝就是为了不让野山羊往自己这边跑。

    随着野山羊向其他三个方向跑出以后,不断有咩咩的叫声从周围传来。,这是它们被套子绑住的惊叫声。

    那些绑在大树上的套子被野山羊拉的笔直,但是它们根本拉不断这些钢丝。

    而那些绑在小树上的套子,被野山羊拉的哗啦啦的乱晃,但是小树的身韧性极好,虽然每次都被挣得弯了腰,但是只要野山羊一缓劲,小树马上又立的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