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水田的气息渗透到每个细胞,近处的农夫终于站起身,野草焚烧发出的声音像极了跳跳糖,一阵噼里啪啦。

    「我要的,是我和你的秘密基地」

    「等到了那里,我们再仔细聊」

    ——可秘密基地到底要选哪里呢?

    “摇杏,你书包是不是厚了很多?”

    下午放学, 江源慎推着自行车望向身边的朝空摇杏,索性先不去想秘密基地的事。

    她平时都是双手拎着包的,现在却抵在肩上。

    “我准备认真读书了,把之前丢的全部补回来,下次考试要考进前十。”

    “你是认真的?”

    “我很认真的,下个月就要填进路表了,我想去更好的地方。”

    “还有时间,当然, 你能按照我当天说的地方都去一遍, 我会很高兴的。”

    “可我没钱欸。”

    “好耶,我也没钱,现在还是负债情况。”

    “负债.说起来我没怎么和黑泽同学说过话,她看起来好像是个.”

    朝空摇杏细致的手指轻轻掐着灰色的肩带,不明就里地歪着头,思索半天才挤出话来,

    “.是个看上去有钱有势的大小姐。”

    ——这不是和没说一样。

    “她就是有钱有势的大小姐。”江源慎说。

    朝空摇杏的脚步没有半点迟疑,随着裙摆的每一次晃动,隐约可见白里透红的大腿上有肿起的红色痕迹。

    “对啊你瞧,她那天都敢那么直白地骂镇长, 如果是我哪里敢。”

    车轮在街道上发出单调的「叽叽」声。

    “这有什么,我还重重打了镇长一拳。”江源慎盯着她时不时露出的大腿,那是被虫子叮了?

    “真的假的?!”朝空摇杏错愕地转头, 声线提高了八度。

    “当然是真的, 他眼镜都被我打飞了。”

    “为什么打他啊?”朝空摇杏好像还是一副不太能理解状况的模样,“我们可惹不起镇长,还好柏源叔叔”

    她话说到一半忽然垂下眼帘,手指不安地在肩带上捏来捏去,

    “小慎?”

    “嗯?”

    “为什么柏源叔叔对你这么好?”

    江源慎继续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下意识地张开嘴巴却只能发出气音,无法化为言语的感情从唇角边滑出,散落一地。

    估计是因为梓川孝空,又或者是因为他的女儿,黑泽怜爱。

    “会吗?”他故作不理解地询问。

    朝空摇杏赶紧在嘴角堆出笑容,步伐不经意间迈大,渐渐的和江源慎的影子拉开距离。

    “嗯!他会跟你打招呼,很温柔不是吗?还帮你解决那些难事。”

    像掩饰尴尬的小孩子一样,她乐福鞋踩踏柏油地的声音重了不少,胸前不谙世事的黑色蝴蝶系巾,在眼中轻微跃动。

    江源慎加快步伐赶上,自行车链条的声音愈发清脆。

    “梓川曾经在他手下工作,因为看在他的面子上所以才帮我的。”

    染上秸秆气味的空气从田地偷溜过来,远方逐渐在暖阳下融化的大海,漂泊着一片灿金。

    在可见的淡白烟雾飘来的空间里,少女逃似地转过身, 往后退了一步。

    “真的呀?”

    “当然真的, 对了,还记得那只金毛吗,黑泽同学养的。”

    “她养的?”

    “嗯,你不是说要交朋友?改天可以认识下。”

    “……这个……我感觉和她合不来……”

    “可以试试。”江源慎说。

    朝空摇杏随即咧嘴一笑,粉嫩的唇内,露出洁白的牙齿。

    她微微仰起头,看着云卷云舒的天空装模作样地说:

    “好吧,哇,不过我真的好羡慕啊!她好自信,身材又好,家里人也很宠她,嗯~光想想就好嫉妒!站在她身边总感觉就输了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