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沈灵犀赶忙垂下眼帘,告了声罪,“方才忙活太久,有些走神,还请殿下勿怪。”

    借她个胆子,她也不敢对堂堂的绣衣指挥使,说出“美人如画、赏心悦目”这种话。

    听到沈灵犀的回答,楚琰方才心头升起的纷乱思绪,就如被浇了一盆冰水,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想到因她一个眼神,自己这番反常的反应-——

    楚琰眸色微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分辨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

    眼见沈灵犀拢着茶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楚琰沉默几息,骨节分明的手,撑在额角,指骨轻按眉心,语气淡淡地道:“假山上,姑婆滑落时的脚印,离坡缘的距离不对,极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假山的。”

    “慕怀安在府中打探一圈,都说姑婆近日只与苏显起过争执,眼下苏显下落不明,他的嫌疑最大。你那里可有发现什么?”

    沈灵犀就等着他来问话,登时支棱起精神,便将老祖宗亡魂告诉她的话,毫无保留地与他说了一遍。

    “她老人家没看见凶手是谁,只让寻到苏九老爷,还想让苏九老爷替她查这桩案子。有没有可能……她心里怀疑,此事正是苏九老爷所为,所以才会让我去寻他?”

    楚琰凤眸微眯,沉吟几息,“苏显此人,虽有些浑不吝,却也不至于做出这等事。”

    沈灵犀眼底闪过一抹诧色。

    明明先前纯钧说起这位苏九时,楚琰的眼神,似对苏九有很深的成见。

    现下的语气中,倒有了几丝维护之意。

    沈灵犀心中越发好奇,这位苏九究竟是个什么人。

    “倘若凶手不是苏九,作为老祖宗的儿子,他听闻老祖宗过身的消息,定会回府奔丧。”她忖度着道:“我们只需将消息放出去,等他回来便可以了吧?”

    楚琰似想到什么,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若他会为了奔丧而回府,姑婆自己就能在府中等着,又何必请你去寻。”

    沈灵犀:……

    亲娘过身,都不回府奔丧……这也太浑了吧。

    “那不知……殿下的绣衣使,能不能寻到他?”沈灵犀又问。

    楚琰看着她,意味深长地道:“他向来行踪不定,又极擅伪装,想在短时间里寻到他,怕是不好寻。最快的法子,便是布个局,等他自己送上门。”

    “布局?”沈灵犀有些懵,“连亲娘亡故都不愿奔丧的人,什么局能引他出来?”

    “明日你就知道了。”楚琰语气淡淡地道:“我先送你回去,待我将局布好,让纯钧上门来接你。”

    沈灵犀见他主动揽下此事,自是乐得清闲,笑着应下。

    只是,有他方才那句问话,这一回,沈灵犀再不敢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只能拢着茶盏,眼观鼻、鼻观心,听着马车外辘辘的车声,敛目养神。

    楚琰见状,眸色更深了几分。

    两人一路无话,楚琰的马车将沈灵犀送回沈氏棺材铺,才又折返回京城去。

    云妄和武安伯老祖宗所乘的马车,一直跟在他们后头。

    待到目送楚琰的马车离开,云妄这才看向沈灵犀,好奇地问,“阿姊,皇太孙殿下在追求你?”

    不止是他,就连一旁的老祖宗,脸上也有了兴奋之色。

    “丫头,难怪你当初没嫁给我那外甥孙,竟是与我这皇侄孙两情相悦,好好好,不管嫁给谁,都是我的好孙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