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慕怀杰将矛头指向了皇帝。

    这说辞,倒是正好与白天时候,皇后说皇帝举止怪异的口供对上了。

    只是,他还牵扯上了玉玺。

    玉玺又岂是随便什么人,敢轻易染指的。

    更何况,楚琰这个储君。

    怕是多看上几眼,都要惹人怀疑他图谋不轨。

    沈灵犀杏眸微冷,神色间是半点也不信。

    “你方才还说,盛坤的‘仙灵’只能寄存在这玉佩里,还要派遣你替他找‘口粮’,可如今又说他藏在玉玺里,还上了皇上的身,前后矛盾,简直不知所谓。”

    她有意将慕怀杰所说的重点,又复述一遍,说给其他三人听。

    楚琰、慕怀安和苏显听到以后,无一例外,面上都露出震惊之色。

    慕怀杰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沈灵犀,“我原以为你挺厉害,如今看来你当初能害死盛坤,也不过是靠运气罢了。”

    “难道你不知,仙家的修为是可以突破的吗?盛坤的仙灵,将这些人炼化以后,自身功力大涨,突破了修为,自然就能离开这玉佩,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甚至是上活人的身夺舍。”

    这说辞也就只能骗骗你这种傻子。沈灵犀在心中默默腹诽。

    不过,她也能从慕怀杰这番话里,提炼出有用的信息。

    冥阳玉本就有聚魂、炼化魂魄的功用,当初盛坤就是利用冥阳玉,将太叔媚的魂魄凝聚在云曦的尸身里。

    盛坤既是圣族后裔,魂魄附着在冥阳玉中,借助冥阳玉聚魂炼魂的能力,修复他自己的魂魄,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倘若盛坤如今当真如慕怀杰所言,能想去何处,就去何处,想夺舍就夺舍,他怕是早就要为太叔媚和他自己报仇了。又岂会如此大费周章,把慕怀杰这个蠢货留在此处,给她挖坑。

    想到此,沈灵犀板着脸,冷笑,“你可知污蔑圣上是抄家灭族的重罪,你们慕家虽然倒了,我们沈家圣宠正隆,你是想利用我去触怒皇上,把我们沈氏一族全拉下水,替你自己报仇么?”

    慕怀杰睁圆了眼睛。

    “你怎会这么想?”他怎么没想到,还能如此。

    沈灵犀拂袖转身,作势欲走。

    “等等。”慕怀杰急忙飘到她面前,“我可没那个意思,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想让沈玉瑶那恶妇自食恶果罢了。盛坤如今上了皇帝的身,很快就要对付你们了,我有法子把盛坤的仙灵,从皇帝身上弄走,你若信我,便照着我的做,事成之后,我要沈玉瑶的命,如何?”

    沈灵犀眼帘微垂,掩去眼底嘲弄,她故作沉思,有意吊他一会儿,稍稍缓和了语气,“说来听听,是什么法子,能把盛坤从皇帝身上弄走。”

    “我先前无意中听见盛坤说,他最怕的是你们手里的冥阴玉。只要让皇上摸一摸那冥阴玉,盛坤定会吓得从皇帝身上逃走。如此一来,你们既救了皇帝,还能反告沈玉瑶谋害皇帝,到时候甭管她肚子里到底怀没怀龙种,皇帝都绝不会放过她,如此一来,我们也就各自达成心愿了。”

    沈灵犀在他提起“冥阴玉”的瞬间,心下终于有了几分恍然。

    “听上去倒是不错。”沈灵犀沉吟几息,“只是,我要如何相信你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呢?万一你是骗我的,那我岂非是拿着我们沈家上下百余条性命去赌。”

    慕怀杰似早已料到她会如此说,直接伸手指向一旁,虚弱的慕怀安。

    “我兄长五日前来此查案,不小心被残余的仙灵进了身,你若不信,大可以用冥阴玉在他身上试一试,看我所言是不是真的。反正,你若不救他,三日后他必会血脉爆体而亡,到时你也可以看看,仙灵吞噬了他的精血和魂魄以后,会不会长大。”

    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看来,尸身上的这缕残魂,是盛坤料想她不会轻信慕怀杰的话,故意留下来,给她试玉用的。

    只不过,被慕怀安无意间引上了身。

    盛坤还真是用心良苦。

    “你既然说,这黑色东西,是盛坤的‘仙灵’,那我们这会儿的一举一动,还有所说的话,是不是已经全被盛坤知晓了?”沈灵犀忖度着又问。

    “这你不必担心。”慕怀杰十分笃定,“盛坤当初被你们烧死后,魂灵附着在冥阳玉的残片上,这些灵丝就如发丝一样,千丝万缕,它们只有在盛坤触手可及的范围内,才能受他控制。”

    “无论是方才钻进玉里的那缕,还是家兄身体里的那缕,只要不接近盛坤,都只是凭借本能吸食精血、炼化魂魄罢了。”

    沈灵犀总算心下稍安,她顿了顿,意有所指地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也很难不怀疑,你与盛坤是一伙儿的,合谋下套害我。”

    慕怀杰眸光微闪,瞬间冷下脸,冷哼一声,拂袖转身,“信不信由你,反正盛坤上了皇帝的身,定会要你们的命,不相信的话,那就去死死看吧,总归,我大不了就是报不了仇而已,你们丢的可是性命。”

    他嘴上虽这么说着,可背对着沈灵犀的身子,却始终未曾离开。

    沈灵犀沉默下来。

    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僵持。

    过了好一会儿,沈灵犀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方作出妥协的语气:“这样吧,你帮我办一件事,我就相信你。”

    慕怀杰飞快转身,看着她问,“何事?”

    “我有三个亡魂朋友,一直跟着我,只是前几日,她们进宫以后,就没再回来,我估摸着应该是盛坤搞的鬼。你替盛坤办了这么久事,他自然十分相信你,你只要从他手里,把那三个亡魂救出来,我就信你与他没关系。”沈灵犀道。

    这一回,慕怀杰倒是答应的极爽快,“我这就去替你找人。”

    他说着,便风风火火往外飘去。

    待他的魂魄,消失在地窖尽头,沈灵犀这才指着那枚玉佩,把方才慕怀杰的话,一五一十转述给三人听。

    末了,她看向苏显询问,“道长可曾在古籍上见过相关的记载?那冥阴玉能驱人生魂,倘若用冥阴玉把慕怀安的生魂驱离……”

    “不可如此。”苏显想也不想便否定,“《黄帝内经》曰:‘血气已和,营卫已通,五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言明人的魂魄生于心,又曰‘肝藏血,血舍魂。’,意指人的魂魄存于血中,又随血藏于肝中,是以,凡人常道‘肝魂’二字,便源于此。”

    “盛坤的残魂,之所以钻入人的血脉中,吸食精血,是因为唯有如此,它才能附着在人的生魂之上,炼化魂魄为他所用。”

    “倘若用冥阴玉将人的生魂驱离,这黑线残魂,便可不必再吸食精血,直接炼人魂魄,如此一来,岂非等同于剥壳喂栗子给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