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叶茜薇知道要去我教授家,我前教授家吃火锅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知道去还是不去,龚青就直接说了:“你只是去吃个东西还怕!早知道不叫你了,而且是我们买菜。”

    “那怎么不再你家?”

    “我家弄的乱糟糟的,带上william,我们实在是太需要人手了。”

    “需要来做什么?”

    “买东西、厨房准备、后期打扫什么都需要人的好吧!姐姐,你不能因为饭来张口的日子习惯了就忘了饭也是需要动手去做的吧!”龚青是喜欢反驳的,他习惯了去做这样的反驳。

    “嗯!好吧!吃中午吗?”

    “不一定,到时候我们先去买菜,叫william和我一起去呗!这男人是需要教的,不然什么都学不会。”

    “还有呢?”

    “这男人适当的宠一下就好了,钱一定要握在自己的手里。”

    “你和他说呗!周天,买菜这些能行吗?”

    “当然,我是谁?”

    “那到时候你来找他还是他去找你?”

    “我去接他呗。”龚青说着就挂了电话,这个行为不大礼貌,龚青则和我表示:“这怎么了?又没有话要说了,再多说废话不就是浪费我的时间嘛!”龚青高兴的看着我亲昵了一下,大概就是可以用这个时间做这个事情。

    有时候还是不得不说这人的顶级理解力,说不到好,但是太能乱理解。

    龚青也是会和别人发脾气,比如实验室里别人的问题理解错误了龚青也是比较烦躁的,于是乎就会有很多时间要去交流,然后就发脾气来证明其对错,不得不说确实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人,比我真性情不少,在他看来我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唯唯诺诺的,而且更大多数时候龚青还觉得我这样的人最好不要出门,因为全都是受气,最后只能在家里发脾气抱怨说下次再也不怎么怎么样,最后还是照常。

    说不过他的时候大多数情况我会选择认怂,认怂多简单呀!而且他说的确实是,但是大多数情况他也不会总是说,而是说,有事情直接找他去解决,以前是男朋友的用处,现在他那一家之主的气势也是没在输的。

    他有时候会中午或是下午没时间来找我吃饭,还得去找他之后陪着他一起等,而这个时候他就喜欢一个劲的安慰着我说快了快了,再稍微的等一会儿,一直有个什么没弄好,一直就处在卡bug的过程。

    好像他之前还总是去我实验室给我送东西,我就好奇的问他:“要不要我给你送饭?”

    “别说的好像我在监狱里还没有吃的需要你带一样。”

    “瞧你说的什么话呢?”我笑着,“以前你不也时常给我送饭吗?”

    “嗯!那就不用,我更喜欢和老婆慢慢的漫步去吃饭。”

    “也不知道谁在学校为了节省时间买了自行车?”

    “说的多难听。”龚青笑着说:“那都是国家的财产。”

    “呵呵一下我不说话,你的程序就不能回来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