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古人诚不我欺啊!

    想到刚才周清雨和张大川眉来眼去的场景,杨海霖嘴角的弧度有一种压不住的上扬。

    他正愁没机会上位呢!

    不把郭天德这个跟他不同派系的副主任搞下去,他除非调到别的科室去,或者是这位副主任升迁,不然的话,他一辈子都只能是主治医生,没办法更上一步。

    但现在这机会不就来了么?

    “郭主任,这样不好吧?”

    杨海霖当场发难,厉声质问郭天德:

    “你身为我们科室的副主任,竟然让这样一个没有行医资质的人借用我们医院的手术室做手术,出了问题你担得起责任么?”

    郭天德脸色微变。

    他此前光想着丁君怡那边的嘱托,并未往这方面考虑过。

    何况,他潜意识里就认为既然是丁君怡推荐过来的人,怎么会没有行医资质呢?

    但此刻面对杨海霖的质问,郭天德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哑口无言。

    只能望向张大川,祈祷他不会让自己失望。

    万一真要是没有行医资质的话,那就算有丁君怡的嘱托,恐怕他也只能……

    张大川嗤笑半声,像看傻子似的看了眼杨海霖。

    他真的不知道杨海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他没有行医资质的。

    难道村子外面的人都喜欢从门缝里看人么?

    张大川懒得废话,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东江第一医院发给他的特聘教授证件,亮给了杨海霖看。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瞧瞧,不是谁都跟你一样是废物的。”张大川的语气毫不留情。

    望着证件上明晃晃“特聘教授”几个字,杨海霖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这……

    怎么可能?!

    东江第一医院特聘教授?

    他抬眼看了看张大川,又盯着证件上的照片和防伪编码仔细对照核查了一番,最终确认这是真的,并非伪造。

    一时间,杨海霖和郭天德都震惊了。

    居然有这么年轻的特聘教授……

    “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杨海霖口中喃喃自语。

    身为吕神医的弟子,自视甚高。

    年仅三十岁出头,他已经是沪城中心医院骨科主治!

    可眼前这位,明显还不到三十岁,从面相上看顶天了二十五六岁,竟然已经是特聘教授了!!

    哪怕只是东江那边的,那也是特聘教授啊!

    放眼整个华国,去哪里找第二个这样的人物?

    正常学医的人,二十几岁还在每天泡着图书馆啃书本努力准备研究生考试或者博士考试呢!

    像杨海霖这样的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可张大川却已经是教授了!

    教授啊!

    杨海霖突然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憋屈感。

    回想之前说过的那些话,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这样退缩认输的话,岂不是从此再也无法在郭天德面前抬起头了?

    想到这些,杨海霖脸色阴晴不定。

    犹豫几秒钟后,他还是咬了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