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最快更新

    尹川山朝我挥了挥手.我和胖子看了一眼黎叔儿.黎叔儿一龇牙:“操.走吧.磨叽啥啊.非得看领导掉眼泪是吗.沒眼力价儿的玩意儿.”

    我和胖子一笑.按照惯例.黎叔儿还是钻到了油纸伞里.我背上伞.沈涵和老火在前面.胖子个跟个小碎催似的.屁颠屁颠地跟在两位美女的后面.我殿后.关上门.就听见尹川山抄起电话说道:“耿处长.麻烦帮我准备一辆民用汽车.对.要性能好一点的.对.急用……”

    下了楼.到了宾馆的大厅.就见以为看起來很精干的小伙子在打量了我们几眼之后.就快步迎了上來.热情地问道:“你们是田首长的客人吧.车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來.”

    我们一行跟着那位年轻人走到宾馆的后门.出去.就看到一辆银灰色的陈旧轿车停在那里.看车标.是辆老款的捷达车.

    “几位首长.按照耿处长的安排.我们准备了这辆轿子.嗯.你们别看这车外形旧.其实里面连发动机都是新换的.一脚油.跑到一百七八十迈跟玩儿似的.这是车钥匙.车里面还有GOS定位仪和必要的防护装备.你们可以自己开发.祝你们一路顺风.”那个年轻人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主儿.说起了话來简单扼要.有面面俱到.还很有分寸地不打听我们的身份和去向.很讨人喜欢.

    “兄弟.人不错.有机会咱们亲近一下.对了.冒昧问一句.你是哪个单位的啊.”胖子好交朋友.一见这小伙子人很干练.便随口问了一句.

    “呵呵.能和几位大哥、姐姐交朋友.我求之不得啊.嗯.我是厅警卫局的.有时间可以去找我.祝好运.”年轻人热情而不失分寸地点到为止.

    我和胖子一咋舌.敢情是公安厅警卫局的.怪不得如此的出类拔萃.那警卫局我们多少也知道一点.那是现役部队啊.一般只有中央來人.他们才会出面执行安保、警戒任务.看來.这雅克什宾馆里.百分百是住进中央高干了.

    当然.这些不过都是一闪念的事儿.我们此刻无暇多想这些无关的事儿.胖子接过车钥匙.我和那笑容可掬的小伙子道过别.我们四人就钻进车里.准备走了.

    老火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看看副驾驶上只管对着她傻乐的胖子娇笑道:“你咧个开河的大嘴笑什么呢.把车钥匙给我啊.我的天呢.”

    “啊.啊.车钥匙.车钥匙.在这里.拿去.”胖子不急不闹.嬉皮笑脸地将车钥匙递过去.继续在那一脸憨态地同老火相面.

    老火无计可施又十分幸福地给了胖子一个白眼.打火、挂档.车子一声嘶吼.“噌”地就从宾馆后院的大门窜了出去.把那些执勤的警察们吓了一跳.纷纷看向这辆身板不咋地、嗓门可不小的老爷车.

    “妹子.您以为这是高速呢.我的妈呀.我心都吓翻个了.哼哼”老火这一下子确实太突然了.不仅坐在后面的我和沈涵不由自主地相互抓紧了彼此的手.坐在副驾驶上的胖子更是吓得大肿脸变成了“猪肝”.尿尿唧唧地看着老火开始抱怨.

    “呵呵.习惯了.以后注意克服一下.骚瑞啊.”老火一见自己冷不丁给大家伙來了个小高潮.歉然一笑.赶紧减速.

    长话短说.在胖子的指点下.老火驾车绕过莫拐、南苑等几个小镇.饶了一大圈.三个小时之后.我们就进入了海曼村的地界里.

    海曼这个因为煤矿而黄赌毒俱全、显出畸形繁荣的地方依然是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与我们第一次來时并沒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接下來.咱们怎么办啊.”老火找了一处空地停下车.回头看着我和胖子.问道.

    “这个.黎叔儿.嘿嘿.别装晕车啊.说吧.咋办.”我促狭地一笑.将背上的伞拿过來.一阵儿晃荡之后.乐不可支地问道.

    “王八羔子.我他妈还以为是海啸了呢.得了.先找个地儿住下來.咱们晚上行动.那样我也好出來不是.”油纸伞里.传出黎叔儿闷声闷气的说话声.

    “要打尖.正好.我和胖子这里有一开旅店的朋友.咱们直接去吧.还把握.”一听黎叔儿要先住宿.等晚上他可出來了再行动.我灵机一动.想起卓凡二在这里不是有个很铁的朋友三哥三嫂.他们两口子正好是开旅店的.可以住在那里.起码相对安全啊.

    我和胖子简单将三哥三嫂的來路向黎叔儿、沈涵、老火介绍了一下.黎叔儿他们倒是不置可否.于是.凭着记忆.我们指挥着老火将车开到了三哥三嫂经营的那间旅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