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江晚的血型特殊,连带着蕊儿的也是,可是蕊儿太小了无法给江晚供血,医院的血库里找遍了最后才找到了这个血型,此刻贺则也已经顾不得了,想要往手术室里冲进去,被人拦住。wwω.xしéWêи.cóm

    “贺,你不能进来,这是无菌的环境,不要冲动!”

    医生的一句话让他清醒了过来,他被紧张感冲昏了头脑,退了出去。

    期间他接了几个电话,是阿威打来的,他要阿威在国内紧急调用血包,必要的时候给江晚的后续做储备。

    终于3个多小时过去,手术室的灯灭了。

    “贺先生,恭喜。”

    贺则也的眼窝深陷,此刻他并没有又当爸爸的喜悦,而是一心只担心江晚。

    江晚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头发凌乱,她的麻醉药还没有醒,还没有意识。

    贺则也仿佛经历一次生离,看到江晚的那一瞬间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过,紧紧把她的手握在手里。

    “是个女儿。”

    护士把孩子抱在手里,因为是早产儿,现在需要住在保温箱里,等再大一点才能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他看了一眼孩子。

    “我太太怎么样?”

    “贺太太已经没事了,不过后续的恢复会比较慢,需要住院一个礼拜左右。”

    “好,楼上的病房我已经订好了。”

    贺则也让司机把蕊儿送回了家,蕊儿哭着闹着不肯回家,但是在医院他一个人就够了,蕊儿也在只会分散他的精力。

    江晚还在睡着,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贺则也把电脑和一些生活用品都搬到了医院来。

    阳光西斜,渐渐地晚霞的柔光笼罩着整个城市,贺则也记得蕊儿刚刚出生的时候,江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时候,别过脸去,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

    一晃而过,恍如隔世。

    “水,好渴。”

    江晚在床上发出微弱的声音,贺则也迅速地捕捉到了,凑到面前,她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嘴巴里念叨着要喝水。

    但是她刚刚剖腹产,医生说不能马上喝水,贺则也拿着棉签蘸取了水湿润在她的嘴唇上。

    “晚晚,晚晚。”

    贺则也轻声叫着她的名字,江晚这才慢慢睁开眼,只是麻药的药效还没有过去,她的脑子异常沉重。

    “宝宝呢?”

    “宝宝在保温箱里,很可爱,很白,跟蕊儿刚生下来一样。”

    “那就......那就好。”

    江晚露出轻松的一笑,只有她这个当妈妈的才明白,听到自己的孩子平安无事地来到了这个世界多么开心。

    “晚晚,我都要吓死了。”

    “别担心,我不会丢下你们。”

    这下子反过来江晚安慰他了,贺则也有些发抖的手骗不了人,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他都没像今天这么紧张过。

    “我要是死了,你会不会另娶?”

    “啊?”

    贺则也没想到江晚这时候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江晚看他愣头愣脑的样子,笑了一下。

    “傻瓜,我哪会便宜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