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请我们稍作休息,下午开启总决赛!”风以诚耐着性子,淡淡宣布道。

几家欢喜几家愁,没有进入前十的参赛者有些人开心,有些人惆怅,但是再不甘心属于他们的舞台都已经结束。

何许三人,淡淡的看了陈雳涵一眼,默默的转身离开。

钱林三人却是生怕陈雳涵发现他们,一溜烟跑了。

铁兰芝对着陈雳涵笑笑,在不知道是刘仁还是徐克焕的师兄警惕的眼神下拉走了。

陈雳涵回应了一个笑容,对着脸都快笑烂的任恒道:“好了,别笑了!本来就够丑了,你这样子,看上脑子不大好的样子!”

任恒的笑容一僵,随即陷入懵逼中。

我?

丑?

虽然我崇敬你,但是你那模样,有资格说我丑?

任恒陷入怀疑中!

“找个地方吃个饭!”陈雳涵扇了任恒一个后脑杀,抬脚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陈小兄弟,留步!”

陈雳涵一愣,转过头就看到色道人面露微笑,向着他走了过来。

一旁,正是面带笑意的夏梦舒!

见状,陈雳涵顿时眼前一亮,夏梦舒啊!

上次惊鸿一瞥,这次仔细一看,我去,又美了!

“小家伙!好久不见!表现不错啊!”夏梦舒对着陈雳涵咯咯笑道。

陈雳涵眼前一亮,顿时道:“你刚刚看见了?”

夏梦舒咯咯笑道:“当然看见了,我就在高台之上!”

陈雳涵却是道:“高台?不可能!”

夏梦舒一愣,疑惑道:“怎么不可能?”

陈雳涵立马变成谄媚的样子道:“如果你在高台之上,我怎么可能没有看到如此美丽的身影!”

夏梦舒闻言一愣,接着咯咯的笑个不停,道:“姐姐不骗你,姐姐真的在高台上!”

陈雳涵点点头,问道:“那我的表现你看见了吗?”

夏梦舒微笑着道:“当然看见了!你的所有表现,我都尽收眼底!”

“那我想你的心你看见了吗?”

“咯咯咯!小家伙嘴巴真甜!”夏梦舒笑得花枝乱颤。

色道人此时满头黑线。

这陈铁蛋胆子是真的大啊!夏梦舒你都敢调戏?你怕是不知道这人的真面目多可怕吧!

还有你啊!夏梦舒!

你还要脸不要?

人家陈铁蛋和夏栀星,夏宇琛都是平辈而交,你居然自称人家姐姐?

等你侄女儿知道了,你是不怕被打屁股啊!

啧啧,不过也好!

我又抓到把柄了!

闹过之后,色道人对陈雳涵道:“陈小弟,借一步说话?”

陈雳涵一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色道人和夏梦舒带着一脸讨好的陈雳涵离开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任恒在风中独自凌乱。

我,我呢?

一处凉亭之中,陈雳涵三人围拢而坐。

夏梦舒优雅的为陈雳涵和色道人添上一杯茶水,温柔的笑笑。

云雾一般的白气缓缓从杯沿挣扎而起,向天而上!

“陈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弟应该也知道,我们来自百国商会!”坐了许久,色道人看陈雳涵一脸猪哥样静静的看着夏梦舒,决口不提正事,一口白牙差点咬碎,只能黑着脸先行开口道。

“啊?哦!知道,开始不是介绍了吗?”陈雳涵似乎刚刚回神。

色道人心里那个气啊!

要不要我把名号传给你得了!

艹!

你是恶鬼吗?

“咳咳!如今,有件事情可能需要陈小弟的帮助!”色道人喝了口茶,按下了心中的恶气。

陈雳涵这个时候反而正经了起来,义正言辞的道:“先不说我和两位夏兄的交情,就是单单姐姐在这里,这个忙,我也必须帮!”

“咯咯咯!”夏梦舒被陈雳涵逗得花枝乱颤。

色道人翻翻白眼,心中却是想到,两位夏兄?

恩?

我是不是掌握了什么财富密码?

夏栀星是不是就吃这套?

“是何许三人的事情吧!”陈雳涵直接道。

色道人一愣,疑惑的道:“你知道?”

陈雳涵无语,我知道个灯儿,只能叹了口气解释道:“第一,这三人突然出现,空降决赛,这本来不算什么,但是,联系到你突然来找我,那就存在一定的问题。

第二,这三人一来就对我释放出强烈的敌意,很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本来也没有什么,可问题是,你来找我了!

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三人明明都是更高级别的天才,却来到了王国级的比试,你要说他们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当然...”

“本来没有什么,可是,我来找你了!”色道人无语的帮陈雳涵补充了接下来的话。

陈雳涵一顿,接着笑笑,一副知道就好的表情。

“咯咯咯!”夏梦舒捂着嘴大乐。

色道人一副大无语的表情,你他么还不如说都是我的问题!

艹!

陈铁蛋,名字倒是挺朴素的!

怎么就这么惹人嫌?!

“说说吧!找我啥事?”陈雳涵对着夏梦舒咧嘴笑,头也不转的道。

色道人青筋直冒,你丫的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

“嘶呼!不是我求你,是云武求你!”色道人翻翻白眼道。

陈雳涵闻言,眼珠子一转,突然来了兴趣,问道:“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哪怕这次铸器大会是他们举办的,但是就算被皇朝或者万剑山庄拿了冠军,也不至于求到我的头上吧!”

色道人喝了口茶,心中暗自得意,还有你个臭小子不知道的事情?

求我啊!

求我我就告诉你!

陈雳涵见他不说,也失去了耐性,又转头去逗夏梦舒去了。

“姐姐,许久不见,是为了变美去了吗?”

凉亭不时传出女子的娇笑声,唯留色道人满心的无语。

“啪!”色道人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寻求关注。

夏梦舒的笑声一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耳朵痒了?”

色道人本能的缩缩脖子,道:“那啥!谈事儿呢!正经点!”

夏梦舒闻言,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也没在说什么?

见状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陈雳涵倒是眉头一挑,似乎看懂了什么,瞬间失去了兴趣!

淦!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不得不说,陈雳涵有时候眼力劲还是很好的,就是对自己的感情方面...

咳咳,不说也罢!

“说说吧!”

色道人清了清喉咙,道:“有云武皇子参加铸器大会!他是从地琴皇朝回来的!”

陈雳涵眼睛微眯,脑瓜子急转,道:“刘仁?所以,他的师兄妹都是地琴皇朝的人?这么说,云武国王的想法是,哪怕刘仁拿不到冠军,也不能让其他势力,或者其他皇朝拿到冠军?”

色道人懵了,你脑子这么好使的吗?

我他么说什么了?

你一下去全部说完了!

艹!

你对得起你的名字吗?

下一刻,陈雳涵却是皱皱眉,道:“可是,为什么找我?”

色道人松了口气,原来你不知道啊!

喝了口茶,色道人道:“很简单,除了你,其他都是皇朝级的天才!只有你是王国级的!”

陈雳涵瞪大双眼,直接道:“钱林那几个小垃圾也是皇朝的?”

小垃圾?

色道人和夏梦舒同时懵逼。

“咳咳!知道了,我有什么好处?”陈雳涵眼中发光。

喂喂喂,你这思维是不是跳的太过迅猛了?

貌似是我找你谈话吧!

怎么感觉主动权都在你手里啊!

“你这思路不对啊!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是我来找你吗?”色道人揉揉眉心,感觉陈雳涵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陈雳涵耸耸肩道:“很简单啊!云武国王要脸,就算想让我出马,也不可能亲自来请。而炎会长不知我心意,一是怕我拒绝,二是怕得罪我师父,至于其他人,我又不熟,理他们干嘛?百国商会的话,一是商人,二是顶级势力,三是和我关系不错!所以你来,多正常!”

色道人胸口发闷,他么的,我要说的你全都给我说了,就我自己还以为藏了多深的宝贝的似的!

就你这脑子,你觉得你叫陈铁蛋对得起这朴实的名字吗?

色道人心中疯狂腹诽。

“说这些,没意义!说好处!”陈雳涵喝了口茶,砸砸嘴,没好处的事儿谁干啊!

色道人头疼,无语道:“你也是王国级天才,就不想为王国级的势力争口气吗?”

陈雳涵翻翻白眼,手指敲敲桌面,道:“搞清楚了,大哥!我他么是从荒域来的!荒域!”

“咯咯咯!”夏梦舒看色道人吃瘪,再次笑的花枝招展的。

“我服了!不过,谈好处之前,是不是谈谈实力?你是几品?”色道人无语,转移了话题。

“人级四品吧!”陈雳涵皱皱眉,想了想道。

“四品?”色道人皱皱眉,接着道:“能铸造四品巅峰吗?”

“应该还差点!”陈雳涵想了想,耸耸肩。

色道人摇摇头,道:“这实力不够!何许我不知道,但是那任也应该能铸造四品灵器!总决赛的材料都是自己准备,你的材料不一定能比得上他们。而且他们都是大势力出来的,铸器手法也很成熟,光是四品想要拿冠军太悬了,而且那何许只会更强!”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