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哼!气死我了!她竟然敢贴着慕景容的脸拍照!”

陈小艺恨不得下车打死傅娇娇那个可恶的女人!

现在网上正疯传着圈内清流影帝慕景容瞎了眼喜欢上了傅娇娇!

小姑娘捏着手机,她才不信呢!慕景容的眼光不会那么差!

“小艺?”

一道含着笑意的女声传了过来。

陈小艺转身,正巧与沐染那双淡淡的眸子对视。

“沐染姐,对不起,我就是气愤……”

女孩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她苦着一张精致可爱的小脸,瘪着嘴巴,泄了气,两只手紧攥着拳头放在腿上。

“想骂就骂,SY的艺人不能受委屈。”

沐染抬起手,轻柔得替小姑娘撩了一下碎发,“小艺,我知道你跟……花如锦关系不错,给你放一周假。”

“哎,我……如锦……”

陈小艺眸光暗了下去,这一天,她受到了不少打击。

自己最好的朋友跳楼自杀,自己喜欢的人被傅娇娇那个贱女人“玷污”!

“他们出来了,小染!”

林冲瞧见李叔李婶带着四个宛如行尸走肉的男人走了出来。

“我去接他们!”

林冲手把着车门,正要打开,却被后座的沐染轻声阻止。

“林大哥,不用下去,我安排了另一辆车,李叔李婶会把他们带到那辆车上。”

傅娇娇见过林冲,知道这男人是自己的保镖。

如果林冲现在贸然出现,那就露馅了。

“好好,哎,你看顾老爷子他们咋憔悴成那样,这一天一夜挺遭罪啊!”

林冲都怀疑这傅娇娇没有让着四个人喝水吃饭……

那顾老爷子他们的嘴唇都惨白干巴巴的,可怜的要命。

光头摇摇头,“滋”了几声,心想着这顾老爷子威风一辈子,到老了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控制住了。

坐在后座的沐染透过车玻璃朝着顾老爷子望去,那几个人的状态好像是脱水了。

傅娇娇为什么不给他们喝水?

难道?

女人冷厉的眸光投向那几个人干裂的嘴唇,气息一沉,嘴角勾起了冷笑。

“沐染姐,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陈小艺贴着沐染,胸膛大力起伏,她微微抬起身子,顺着对方的视线望了过去。

当看到窗外不远处那个令人作呕厌恶的傅娇娇时,小姑娘一双眼睛中冒着火焰。

陈小艺咬着嘴唇,双拳攥紧,指关节泛白,她强忍着怄气不去打开车门冲到那个傅娇娇面前。

“小艺,冷静,那几个女人到哪里了?”

沐染转身,扶正小姑娘颤抖的身子,她扣着陈小艺的肩膀,语气平和,“她们把那些东西带来了吗?”

“大概还有五分钟,东西带来了,只要事情搞定,她们就拿东西给我们。”

陈小艺语气沉沉的,大力得喘息。

“小艺,我跟你说了,他们没有发生什么。”

沐染淡淡得看着眼前情绪不稳定的小姑娘,她理解对方。

自己认定的男神“男人”被其他女人抢走,那种感觉像是脑子和心中的怒火在猛烈燃烧。

“小染,我先去看看慕老师。”

打从那四个男人被李叔李婶带出来,陈小艺的目光便一直落在慕景容身上。

那男人的状况不是很好。

“嗯,一会儿你上那辆车,车上应该有水,给他们喝点水。”

沐染交代了一句,就给整装待发的林冲使了个眼色。

两个人下车朝着傅娇娇那边走了过去。

沐染穿着一身淡蓝色开叉长裙,长腿稳而极速得向前迈着,隐约露出白皙修长的美腿。

跟在旁边的林冲下意识瞟了一眼,立马移开目光。

男人嘴里念叨着:罪过罪过,不能看不能看,这是我老板!

别墅前——

傅娇娇正纳闷检查房屋的工作人员怎么还没来,倏然她察觉到有点不对劲。

她探究的眸子带着凶光扫了眼李叔李婶。

但那老两口紧忙别过脸去,目光躲闪,互相对视一眼,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紧忙打开商务车门钻了进去。

“姑姑!姑父!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傅娇娇急了,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她上当了!

可恶!

女人面目狰狞,双眼迸射着幽深恐怖的绿光,她双手扒着车门,试图开门!

顾老爷子他们四个也在车里!

她不能让他们走!

车门竟然被反锁了!

“姑姑!姑父开门!你们是不是找死!”

傅娇娇凌厉得目光透过车窗扫到了浑身颤抖的李叔李婶。

她的眸光阴森恐怖,杀气十足,阴气逼人,犹如毒蛇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李婶嘴角抽搐,浑身颤抖,面露难色,“娇娇,你不能怪姑姑啊,谁让你招惹了沐染!可跟我和你姑父无关啊!”

“沐染!沐染!又是沐染!沐染指使你们这么做的!你们能得到什么好处!你们居然背叛我!啊!”

傅娇娇疯狂的敲打着车窗,声嘶力竭,濒临疯狂。

“乱吠什么?”

讥讽十足的声音从傅娇娇身后传了过来。

“沐染!”

傅娇娇停止了动作,目光恶毒,她先是盯着车子里的李氏夫妻看了几眼,嘴角上扬,露出恶鬼般的笑容,她缓缓转身。

“沐染,昨天,我放过你了,你还敢来找我?”

傅娇娇皮笑肉不笑,眸底溢出阴气。

“沐染,你最好不要惹我,我昨天放过你,放过顾北城,完全是看在我们曾经同学一场,你别给脸不要脸!”

傅娇娇穿着一身大垮垮的睡裙,嘶吼咆哮时,睡裙跟着摇摆。

“放过我?”

沐染勾唇,丝毫没有把这个女人看在眼里。

在她眼里,对方就是一个丢人现眼的蝼蚁。

“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放过谁。”

沐染慵懒且气定神闲地朝着傅娇娇一步一步逼近。

“你不要过来!”

傅娇娇怒吼,面色狰狞,整颗心砰砰乱跳,她感受到了沐染那散发而出强大森寒的气息,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

傅娇娇强忍着忌惮,双目圆瞪。

“你把眼珠子瞪出来都吓不到我的,傅娇娇,你以为我怕你?我之前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来,招惹我……”

沐染漫不经心的话敲打着对方不堪一击的心。

傅娇娇身体紧贴着那辆商务车,心里暗道顾炎怎么还不来!

他不是说沐染他去解决!

怎么这个女人竟然找到她这里了!

“啊!你干什么!沐染!”

两道目光在空中相交。

一道冷酷无情,强大无比。

一道佯装镇定,弱小不安。

在气势上,纵使傅娇娇再怎么装作镇定强势,她还是彻头彻底得败给了沐染。

“你怕什么,我就干什么。”

沐染微笑,露出皓齿,那笑容看似温柔,实则令人不寒而栗。

女人猛然向前一步,手速很快,单手钳住了对方的脖子,她用力捏了捏。

傅娇娇吃痛挣扎。

奈何脖子上的疼痛感更加剧烈。

她心里发颤,她好像逃不掉了!

傅娇娇被沐染控制住,不敢再挣扎,眸子中闪过怨恨!

那个死顾炎!不是只要自己帮他,他就会给自己想要的吗!

她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得到!

“你是不是脑干被顾炎挖了?”

沐染冷哧,她真是为这女人的智商着急。

她真是搞不懂傅娇娇这个女人。

说这个傅娇娇聪明吧,她还经常被人利用,又是沐悦薇,又是顾炎,人家说什么她都信。

说这个人不聪明吧,她算计人也有一手。

“你什么意思!”

傅娇娇龇牙咧嘴,她知道沐染是在骂她!

可恶!

她恨自己怎么这么笨,又被沐染这个死女人控制住了!

“你就是笨,傅娇娇,你看顾炎像是有权有势的样子吗?还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你被灌迷魂药了?十多年学白上了!一点辨别能力都没有。”

听到这话,傅娇娇不说话,嘴角不停抽搐着,目光幽怨不甘,喘着粗气,她反应过来了,她这是被顾炎利用了。

但那个男人利用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沐染听到这女人的心声,冷笑道,“好处多着呢!他到时候让你去杀人!就你这没脑子的东西肯定乐呵呵得照着他说的去做了。”

“噗嗤—”

站在一旁的林冲没忍住,笑了出来,沐染这话实在是太具有侮辱性了。

犀利,但非常有道理。

傅娇娇这女人确实是个没脑子的人。

那话怎么说的……凶大无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