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黄麟对自己的外号早已绝望,只是没想到连马甲都难逃毒手。

神特么银枪!

加上白马行不行?

北地枪王也不错啊!

黄麟心中疯狂吐嘈,脸上却不动声色,端杯朝萧铣示意了一下,开口说道:

“厉某记得萧兄乃是南梁皇族之后,又是巴陵帮的二当家,怎得来了江陵?莫非....陵帮有扩张之意?”

这话让萧铣心中稍愣,脸上却是一副赞叹之情:

“厉兄真当是见闻广博,连萧某这种小人物都所知甚深。”

见黄麟谈兴不高,他又接着说道:

“鄙帮走的是商路,对地盘倒没什么追求,此来江陵纯属生意上的事,还望厉兄莫要误会

抬眉看了萧铣一眼,黄麟一口将杯中酒水饮尽,而后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厉某也不过是好奇而已,萧兄毋须向在下解释。”

他这会想起来了,巴陵帮就是香玉山那贱人所在的帮会,专做青楼生意的!

若说大唐世界他最想杀的几个人里,香玉山当列第一,排名比边不负还要高。

不过此地离飞马牧场已近,暂时还不能将祸事给牧场带过去,因此黄麟便故作不知,但也没给萧铣好脸色看。

好在他这马甲的人设就是如此,萧铣倒也没察觉出什么异常。

草草的吃完饭,黄麟等人便下楼离去,临行前还对萧铣点了点头,以作告别。

待几人身影从楼梯间消失,萧铣旁边的大汉才小声嘟囔:

“这银枪也太不近人情了。”

他话音才落,萧铣就倏得转头,一脸肃然的呵斥道:

“闭嘴!”

其眼神如鹰眸般锐利,不复刚才那般温润。

仅仅是眼神的变化,便带得他整个人气质都变了。

若说之前只是看着像饱学之士,那这会便有了八帮十会其副帮主的风采。

见下面久无动静,萧铣这才松了口气,皱眉喝道:

“都给我上点心,那厉若海的实力非同凡响,若是他刚才出手取你性命,就算大当家在此都保不住你!”

“他....他这么厉害?”

那大汉脸色瞬间就白了。

萧铣皱眉看着黄麟离去的方向,轻声说道:

“此人一身实力比本座说的只强不弱。

回到独院的黄麟,在院中石桌上细细思索着萧铣来江陵的目的。

先前萧铣说巴陵帮并非来此抢地盘,他是信的。

据他所知,巴陵帮的主要是经营青楼和赌场,还附带着做点情报生意,对地盘的要求并不高,其后台好像还是杨广。

如此想来

不对!!

黄麟脑中如有一道电光闪过,巴陵帮不会做别的事,但萧铣可不一定!

想到此处,黄麟闭目直接进了推演盘。

他记得,萧铣是造反做过皇帝的,寇仲的井中月好像还是他所赠!

果然,他在“笑傲世界”的《新唐书》中找到了关于萧铣起兵的时间。

大业十三年,十月!

而且这上面记载的事,让黄麟深信,萧铣在起事之前做了极多准备。

按《新唐书》上所载,萧铣当时是罗川县令,然后有颖川贼寇沈柳生进犯罗川县,萧铣一战失利,便举起了反隋大旗。

这就算了,萧铣反隋后,那沈柳生直接就率兵归附,成了后梁的车骑大将军。

而且他起事后短短一年间,兵力多达40万,版图西至三峡、南到交趾、北距汉水!

是当时南方最大的政权,比杜伏威、林士宏、沈法兴等人要强盛的多。

要说这里面没有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黄麟怎么都不会相信。

虽然这只是“笑傲世界”那条时间线的《新唐书》,两个时间线上的世界有所不同,但在这种大事上,其波动应该不会太大。

一念及此,黄麟瞬间便知萧铣来江陵的目的了。

战马!

虽说离他起事还有两年,但若是提前分批购买少量战马,分散在各处,起事后便能在短时间内形成强大的战力。

真特娘的人才!

以结果来反推萧铣现在的准备工作,黄麟对此人大为叹服。

若不是在《新唐书》上看到他在有强大外敌(唐)时就解散军队大杀功臣,黄麟还真想扶持下萧铣。

从推演盘出来,回到外间后,黄麟不自觉的将手肘撑在桌上,摩挲着下巴。

他要回飞马牧场,萧铣大概率的也要去那边,说不定路上就会碰到,这样一来,他会不会掉马?

黄麟思索着个中关系,却没注意寇仲和徐子陵在远处一边切磋,一边眉来眼去。

徐子陵:你看冷面师父,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寇仲:還真是,這麼长时间,我就没见过冷面师父脸上这么生动过。

徐子陵:我感觉冷面师父在我心中的形象变了,一点高手的样子都没了。

寇仲:我就说你最近怎么老板着个脸,原来是在学习高手风范啊?

徐子陵:不像吗?

寇仲:厉爷那是冷面高手,你这就是面瘫低手。

“嘭~”

一声轻响惊醒了黄麟。

转头便看到寇仲在那边龇牙咧嘴的揉着肩膀,而徐子陵在他旁边面无表情的抱拳说道:“承让!”

“去将卫姑娘唤来。’

黄麟淡淡吩咐了一声,没去管这俩货搞怪。

“好勒,厉爷!”

没一会,三人便站在了黄麟面前。

“本座过这几天会派人过来接你们,到时候小仲和小陵就在那边习武,卫姑娘这边本座没什么安排,照顾好这俩小子的生活就成。”

“是,厉爷!’

卫贞贞叠手在腰作了個福揖。

寇仲满脸失望的说道:

“以后就不是厉爷您教我们武功了啊?’

徐子陵在旁边虽说崩着脸,但眼中也露出了不舍。

从扬州一路到江陵,月余时间,两人成长了不少,他二人本就機灵,早早就摸透了黄麟外冷内热的性子,如今对黄麟颇为依赖。

“等到了那边再说,你们的武功本座早有安排。”

黄麟没打算现在就在二人面前显露本尊,这两个家伙虽有点改变,但他还未完全放心。见此,寇、徐二人只得点头同意,只是一下就没了精神。

翌日。

在院中用过早饭后,黄麟交待好三人,空手出了独院。

他准备先出城,然后再换身打扮了走趟牧场。

才到前面门楼,便碰上了萧铣一行人。

“厉兄这是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