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一刻,也只听肖叔说道:

“眼下,这华山脚下的情形比起当初的漠北,也更为复杂。”

“这华山之下、如今的这个集镇之中、用风起云涌来形容,也才更为贴切吧。”

“哎”

“说起来、此次华山脚下来了多少江湖人士,想来你们刚才,多少也看到了些吧。”

“当然,那还是表面上的,不入流的江湖人士。”

“而真正厉害的角色,像是那洛阳城的三大家族,前两日也早已在这华山脚下聚集完毕。”

“想来段小哥也一定是要问,既然所有人都到齐了。”

“那为何无人带头上山?而是一个个都盘踞在这华山脚下,这又是何意?”

“呵呵,据我幽阁这两日所收集的消息,三大家族之所以这两日并未上山。”

“这实际情况,很有可能还是,因为这洛阳三大家族只见的内部矛盾。”

“说起来,这洛阳三大家族,如今他们也都谁也不服谁,自然就会群龙无首。”

“也正是因为、这洛阳三大家族未动,所以其他江湖人士,也不知道三大家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时之间,竟然没人敢做这出头之鸟、而独自登上那华山之巅。”

“所以、大家都聚集在这华山脚下,只不过,眼下却又有无数双的眼睛一直都盯着那登上华山的必经之路上。”

“这无数的江湖势力,他们不但在盯着那华山顶上的“秦无涯”,他们更是时刻关注这三大家族的动向。”

“只是、由于这洛阳三大家族未动,这几日,其他江湖人士,竟然也无人胆敢登上华山之巅。”

“不过这样也好,好在这洛阳三大家族起了内讧,也这才让这登山的日子有所延迟。”

“说起来,这两日我真是担心,担心这些江湖的势力与江湖的散客们会一拥而上。”

“倒时、那情况也就会定然失控,而我幽阁,也想要弄清这二十余年前事情的真相,也就难上加难。”

“再说我幽阁的人马,此时也还有很多并未到场,人手比起这洛阳三大家族队伍,也更是少了不少。”

“此时,就连柴阁主他们,也因为人手调配,也还未来得及赶到此处。”

“哎,你们二人想来一路赶路,也累了吧!”

“今日就赶紧先休息吧,想来不久柴阁主他们也很快便会赶到此处,等他们到了、到时我们在从长计议。”

此刻,在这肖叔看来,眼下他幽阁的队伍还未全部到达。

再说,他也顾忌这秦天杰与小棠二人,这一路疾行没有休息。

此时的肖叔,也一个劲的劝解着二人先行休息。

在此时的肖叔看来,有什么事,也只能等阁主他们到来之后,在做定夺。

可话虽如此,但此时的秦天杰也依旧是心事重重。

他自是还是放心不下自己十多年未见的秦叔叔的状况到底如何,这不,也只见此时的秦天杰也放下手中的茶杯。

他看着自己眼前的肖叔,又继续追问道:

“那“秦无涯”呢,我秦叔叔他现在是什么状况?”

“难不成,我秦叔叔他一人在那华山之巅,还能安坐不惊吗?”

“难道我叔叔直到此时,他依旧还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吗?我秦叔叔、他就没想过逃离这处境?”

此刻,随着着秦天杰急切的询问,也只听肖叔淡淡的回道:

“哎,你说逃离?”

“眼下,都这个时候了,就算你秦叔叔还像二十余年前一般意气风发、惊才绝艳。”

“就算他还是当年战神的弟子、不惧这天下所有的人,但此时的他、只怕也依旧无法轻易逃离这华山之巅吧。”

“毕竟一人之力,也终归对抗不了整个大明江湖。”

“再说,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叔叔的实际情况。哎!自从你秦叔叔出现在这华山之巅,被人发现的时候。”

“他这十多年过去,也已然到了强弩之末。”

“说起来,你也应该知道,这些年你秦叔叔,他一生的执念,就是救活他的爱妻。”

“而自从十二年前药王谷,一事之后。”

“你秦叔叔,他也失去了药王谷的帮助,在这之后的日子,你秦叔叔他虽然也是带着自己的爱妻四处寻医。”

“但更多的时候,听说你秦叔叔,都是用自己的身体,去尝试百草。”

“而如今,他的身体,早已被那些毒药侵蚀,已病入膏肓。”

“说起来,这十多年来,要不是你叔叔内力深厚,他只怕也早已客死他乡。”

“如今的他能坚持到现在,也算是奇迹了。”

“再说,如今这华山脚下,依然住满了江湖武林之人,其中也不乏那些功夫卓绝之辈。”

“你秦叔叔,也觉无可能在这万众瞩目的注视下而逃离此地。”

“哎!”

听到此处,他秦天杰也早已满含泪水,此时的他再也忍不住大哭。

说起来,自己的叔叔他终其一生为爱痴狂。

可如今,最终竟然落得这般下场不说,他还要招受,接下来这整个大明江湖的争夺。

听到此处,他秦天杰也豁然站起。

此时的他手握长剑,便要转身离去,看他那、着急的样子他像是想要尽快上山找到自己的秦叔叔“秦无涯”。

但也随着,他秦天杰的起身。

却也被自己眼前的肖叔拦下,也只听此时的肖叔继续说道:

“段小哥站住、你切不可轻易行动,再说、如今的华山,山口处。”

“也四处都是人看守,更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的一举一动,眼下,光凭你一人之力,也绝对上不了山。”

“毕竟,你的身份只要在这些别有用心之人眼前出现,你也势必会被人围攻。”

“到时候,你不但见不到你叔叔,只怕你也难逃这虎口。”

“嗯、当然了,你也无需太过着急。”

“因为、就在两天前,也依然有一人已然上山。”

“相信有那人在,你秦叔叔近期,也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才是。”

听闻肖叔说道此处,秦天杰也自是一惊。

也只听,这秦天杰急切的问道:

“谁?是何人能够,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冒天下之大不韪上山?”

这一刻的秦天杰也大吃一惊,因为他也更是想不到。

如今还真有人,在无数人的注视下,独自一人上山。

难不成、此人上山就没有人上前阻止吗?

此刻,秦天杰也更是带着满脸的疑问,一脸震惊的表情望向那肖叔。

自是那肖叔也并不隐瞒,毕竟、如今的段小哥可也是她小棠丈夫,也是幽阁的核心力量。

这不,也只听肖叔淡淡的说道:

“那独自上山之人你认识,也就是那洛阳城药香居的“鬼医”毒前辈。”

“哎!当今天下,只怕也只有她老人家,胆敢一人上山,而无人胆敢阻拦吧!”

“什吗?鬼医前辈,梁婆婆竟然也来到了这里。”